《逍遥小书生》

勾栏里正在唱的戏文是经典的《牛郎织女》,没几天就是乞巧节了,这一类的戏文正是受欢迎的时候。

白天还不是勾栏最热闹的时候,但是里面的人也不少,有一半以上的上座率,到了晚上,里里外外就都会站满人了。

众人的视线都被台上的精彩表演吸引,没有人注意到,在后方的一处僻静角落,粉雕玉琢的女孩子正兴致勃勃的给身后的中年男子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戏文虽然精彩,但是先生给她讲的故事更精彩。

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耐心的听女孩子讲述着,怀里还搂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目光偶尔望一望台上,脸上满是惬意的笑容。

一个穿着灰衣服的老者站在他的身后,皱纹密布的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勾栏之外,年轻男女靠在墙上,小声的交谈。

“到时候,会在各地都建官学,名字就叫做“明珠书院”或是“明珠希望书院”,寒门学子可以给予一定补助,或是在学院做些杂务,勤工俭学……,课业的安排也要合理,全面发展,不要最后培养出一大堆腐儒出来……,这些事情,我回去会详细的给你写一份东西,你再呈上去。”李易看着她,叮嘱道:“你要记得,这些事情,只能你去做,至于银子怎么来,我先不告诉你,等事情定下来再说。”

景国的教育改革在小范围内其实已经开始了,李易不担心这些改变会引起什么人的反对,这一份鉴别力,老皇帝现在已经具备了。

老皇帝想要对门阀动手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其中的内情,又没有那么简单。

李易平日里和他吃饭,也不只是吃饭,其他方面的收获也不少。

朝堂被世家门阀左右,一直是老皇帝心中的一根刺,他想要任用寒门子弟,培养绝对忠于皇室的官员,来达到集权的目的。

皇帝权力虽大,但也不能为所欲为,没有什么名头就将朝廷大员随意撤职,那是昏君,也不能服众。

像崔家那样的家族,要说武力,和皇家相比差了太多太多。

但是老皇帝不可能因为看他们不顺眼,就派兵去灭了他们,那是土匪的行径。

门阀的影响力太大了,尤其是对于那些依附他们的仕人,没有理由的去动他们,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他又不能看着这些人在朝中搞风搞雨,结党营私,崔家就是反面例子中的典范,李易觉得蜀王堂堂皇家长子,被驱逐到那个地方,就是因为老皇帝看不惯崔家,而他一直想动的,也就是以崔家为首的那些豪阀。

想想崔家也是造孽,刚刚亏了几百万两银子,棺材本怕是都被赔进去了,还老被皇帝惦记,还真是流年不利……

听他说完,李明珠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为什么必须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