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如仪现在在家里的地位毫无疑问的排在第一位,两名老夫人都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家里的那些妇人,平日里也都围在她的身边。

反倒是防自己像是防贼一样,今天老夫人将她接去了老宅,说是让李家的列祖列祖都看看,再让他们保佑保佑,李易也就随她们去了。

柳二小姐和小环也跟去了,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李易走出房间,看到邋遢老者和老方盘膝坐在院内。

两个人最近几乎是形影不离,每天都会有几个时辰,像这样盘坐下阳光下一动不动,李易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一种功夫,能让人像植物一样进行光合作用,从而增进功力……

他走到廊下,邋遢老者睁开眼,问道:“出门?去哪里?”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随便走走。”

邋遢老者点了点头,站起身,踢了盘坐在一旁的老方一脚,“备车,去杨柳巷。”

……

“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吗,秦相他,他对你……”

杨柳巷中,小小的院子里,曾醉墨看着李易,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

早在十几年前,在曾家还没有经历过那一次巨变的时候,秦相就已经是当朝宰相了。

那个时候的她只知道,宰相是很大很大的官,比爹爹要大很多很多。

秦相是三朝元老,桃李满天下,是朝中百官敬重的对象,整个景国,能让他躬身行礼的,也只有当今天子,可最近秦相对长安县侯,新晋金紫光禄大夫躬身行礼一事,在京都已经流传出了好几个版本。

这件事最近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的,李易心道要不是都水监那个大嘴巴的王八蛋,他哪里会有这些麻烦,秦相和他都知道那一躬代表着什么,但在外人看来,这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鞠躬是鞠躬了,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可没有欺负他老人家。”

曾醉墨看着他,脸上浮现出担忧,问道:“秦相为什么会去找你,秦相是支持蜀王的,你和蜀王又……”

“这个啊……”李易扔了一块桂花糕在嘴里,说道:“秦相有些政事想不通,就跑去找我请教,你知道的,老人家行动不便,来一趟不容易,我就仔细的给他讲了讲,后来他想明白了,鞠躬谢我……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曾大姑娘白了他一眼,秦相是什么人,为官多年,精于政事,怎么会去请教他这些事情……,不过,李易说的轻松,她的一颗心逐渐放下,也不再追问了。

一阵轻盈的脚步从后方传来,宛若卿将一个小小的包袱放在桌上,说道:“柳姑娘快要临产了吧,这些天闲来无事,做了一些小衣服,你如果不嫌弃,以后可以拿给孩子穿。”

小珠在一旁嘀咕,“什么闲来无事,明明每天晚上都做到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