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崔家是绵延了数百年的门阀大族,支脉众多,族人无数。

崔习新生在崔家嫡系一脉,在崔家的地位,虽然不能和崔承宇这样的嫡长子相比,但也属于崔家年轻一辈中的优秀子弟,在今日的宴会上,俨然算的上是半个主人。

崔习新无官无职,在崔家之外,别人看在崔家的面子上,给他一些小小的薄面,心里未必会将他当成一号人物,但在崔家之内,作为主人的崔习新,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在众人心中,都会无形的提升一大截。

此刻,他端着酒杯,向那位京城令所在的方向走去。

虽然曾经在此人的手上吃过暗亏,但若对方真的是弃暗投明,前来向崔家示好的,未经长辈允许,他自然也不敢过分的为难。

从身后走过去,听到对方似乎在小声的说着什么,崔习新脸上露出笑意,开口道:“刘大人……”

“你他妈的!”

刘县令此时心中充满了矛盾了烦闷,正在小声的骂骂咧咧,以排解心中的苦闷,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下意识的就转过头去,嘴里接下来说的那句话,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

崔习新端着酒杯,脸上的笑容僵住,听清楚了他刚才说的话之后,目光逐渐变得森寒。

“你刚才……,说什么?”

刘县令怔了怔,随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他妈的------天气这么冷,也不知道多穿点,要是受了风寒,可有苦要受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一点儿都不懂得爱护自己的身体。”

他端起酒杯,和崔习新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将杯中酒饮尽,摆了摆手,“崔公子忙,本官还有事,先行一步。”

说罢便站起身,大步的向着崔府之外的方向走去。

“站住!”

崔习新猛地将手中酒杯摔得粉碎,转过身,伸手指着刘县令离开的身影。

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除了那几道年轻的身影之外,并没有多少人在意,此刻当着这么多人面,愤而摔杯,则是让不少人当场呆住。

“今日是贵妃娘娘寿辰,这位崔家三公子,到底是怎么了?”

“那人……,那人不就是刚才那位京城令吗,他这是又怎么招惹了崔家三公子,莫非他今日前来,是为了捣乱的?”

“摔杯……,莫非是摔杯为号,难道,崔家想趁着崔贵妃寿宴之时,将不听他们号令的人打尽!”

……

众人议论纷纷间,刘县令停下脚步,转过头,淡然问道:“不知崔公子还有何事?”

崔习新怒目而视:“你竟敢辱及家母!”

“本官瞧着天凉,崔公子穿的如此单薄,叮嘱几句,有何过错?”刘县令目光淡然的看着他。

崔习新怒道:“狡辩,你刚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