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余三没有名字,或者说他的名字就叫余三。

从小就被卖到余府当下人,起初只是在府上做一些刷刷净桶倒倒夜香之类的杂活,后来因为为人机灵,有一次被管事看上,得以出府,在家族的店铺里做了一个小伙计,日子过得,倒是比以前滋润多了。

前些日子,由于业绩突出,更是从伙计被破格提拔为这处店铺的掌柜,可谓是站上了人生的最高点。

余家经营纸坊生意,已经有数十年之久,家中所出产的纸张,上可供应朝廷,下能满足市井,在整个景国都颇受欢迎,因此余家在京都的这处店铺,往日里都是客人不断,大多数时候,他都要从早忙到晚。

抬眼看到有一人走进来,余三立刻走出去,笑着说道:“马掌柜,最近生意不错啊,昨日才刚订了一批货,今天又来订?”

这位马掌柜,是做绘本生意的,一直以来用的都是余家的纸,偶尔会送他几本精彩的图册,让他在寂寞的夜晚能聊以慰藉。

马掌柜面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是来退货的。”

“退货?”余三诧异的看着他,问道:“可是那批货的质量出了什么问题,马掌柜尽管放心,若真如此,我们核实之后,还可以再调换的。”

“不是,是……”马掌柜面有难色,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是城里新开了几家纸坊,那纸张质地上乘,价格吗,比起这里同等层次的,一成都不到,所以我今天来……”

做生意的,都不是傻子,能用一成的低价,买到质量更加上乘的东西,该如何做选择,根本不用考虑。

“新开的纸坊?”余三先是怔了怔,以为这是哪位竞争对手搞的恶意手段,可还没等他有所疑惑,门外就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片刻之后,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几人,余三的脸上露出了警惕之色,“你们都是来退货的?”

……

就在余三冲出店铺,向着余家狂奔而去的时候,余府之中,余鼎丰的面色已然大变。

“你说什么?”正在和崔家一人商谈要事的余家家主猛地站起来,揪住那下人的衣领,问道:“你是说,外面有人卖的纸,比余家的质量更好,价格,只有我们的不到一成?”

那余府下人颤声说道:“禀家主……,京都的几个店铺,去退货的人,都排了好长的队伍了……”

余鼎丰放开他的衣领,强自淡定下来,问道:“查清楚了没有,这些店铺背后的人到底是谁,那纸,又是什么纸?”

如果这只是某位竞争对手的恶意打压,那还罢了,造纸的成本有多大,他比谁都清楚,质量越上乘,成本就越高,若是低价贱卖,连成本都无法收回来,自然是不可能长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