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两位,不知可有名帖需要小人递进去?”

曾府的门房很有涵养,却是没有一点儿要放两人进去或是要通报的样子。

府上今天有大喜事,来了不少大人物,总不能什么人过来都要去通报一声,能为主人筛选该见和不该见见该什么时候见的门房,才是一个好门房。

上一个门房就是放了不该进去的人进去,才被夫人赶出府的。

李易握着曾醉墨的手,平静说道:“你只要进去告诉曾大人,杨柳巷故人来访。”

曾家十几年请发生的变故,他已经了解,但对于其中的内情,还不时特别清楚,醉墨不愿意承认她是曾家人,不愿意叫曾仕春“二叔”,一定有她的原因,他自然得随着她了。

门房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两位,实在抱歉,我家大人今日有要事要忙,要不,两位改日再来?”

没有名帖,就说明不是什么大人物,两人又如此年轻,连身份也不明说,只说是什么故人------什么故人,一看就是听说老爷高升,想要来攀关系走门路的,要是别的日子,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会进去通传一下,但今天不一样,要是扫了诸位大人的兴,他一个小小的门房可担待不起。

李易今天来不是和曾家讲道理的,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他要的东西曾家一定不会给,他又一定要拿到手,这样的情况下,就需要靠其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李易看了看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邋遢老者。

邋遢老者捂着一边脸,面色略微阴沉的走过来。

面色阴沉不是因为被李易支使,是他一颗牙坏掉了,半张脸都肿了起来,自然也引起了一些情绪上的波动。

“小姐,是小姐回来了吗?”

邋遢老者没有走过来,从门内却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声音有些颤抖,以及激动。

那门房见了,立刻躬身,恭敬道:“候管家。”

被称为候管家的老者却没有理会他,快步走过来,面色激动的看着曾醉墨,颤声道:“十三年,十三年又九个月了,小姐,你……,你终于回来了。”

曾醉墨看着他,许久才轻叹一声:“侯伯……”

……

“恭喜曾大人高升,以曾大人的能力,日后仕途必将更加顺畅……”

“本官先敬曾大人一杯!”

“刘大人说的哪里话,还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曾仕春和一位相熟的官员碰了杯,另一边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这可不是捕风捉影,曾大人的任命书都有人看到了,估计最迟不过元宵后开朝,最早,怕是在大朝会的时候就要宣布了,来,我也敬曾大人一杯……”

曾仕春再次碰了一杯之后,身体就有些摇摇晃晃了,今日这些人来府,他前前后后已经喝了不少,平日里酒量只能算作一般,此刻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