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自己其实也不喜欢打人脸,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从物理学角度来说,这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的行为。

他更不喜欢打女人,打女人是男人无能的表现。

可是,对于某些实在可恨到极点的人,可恨到让人忽视了她的性别,损失也就损失了,总得图个心里畅快,念头通达。

事实上他还想再损失几千的,只不过被醉墨拉住了。

她抬头看着李易,微微摇了摇头。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们今天是来讲道理的。”

“李---易!”

曾子鉴目光凶恶的看着他,喉咙中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李易抬手往下压了压,说道:“别动,你还伤着呢。”

他刚才打这中年妇人的巴掌,用的只是普通的力道,不然她的脸不会是简单的浮肿,但即便这样,也足够她呆愣在原地,长久的回不过神。

“你,你,你竟敢打我?”

眼中的茫然变成清明的时候,中年妇人看着他,一脸的难以置信,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里是曾家,她是曾家主母,居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一个外人打了三个巴掌!

李易客气的说道:“这三巴掌每一巴掌都有理有据,夫人要是觉得哪一巴掌还不清楚,觉得委屈,我可以给您再解释解释。”

中年妇人伸出手,颤抖着指着他,对剩下的两名护卫连声说道:“抓住他,抓住他……”

两名护卫刚要有所行动,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就从后方传来。

“聪儿,聪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明达,你脚怎么回事?”

“苟胜,你们这是……”

几名男子从后方匆匆而来,看到场中或哀嚎或表情扭曲的几名年轻人,立刻脸色一变,关切问道。

尤其是一名韩姓中年人,看到自家儿子面色苍白,浑身打着摆子,一股明显的尿骚味从下身传来,明显惊惧到极点的样子,脸上的怒容无法抑制,猛地站起身,怒道:“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韩大人,您今天很闲啊。”李易看着暴怒失态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很和善,但在那位韩大人看来,却不亚于恶魔。

对于京都的某些人来说,这根本就是恶魔的笑容。

恶魔一笑,轻则破家,重则灭族!

“李,李大人……”这位韩大人双腿一软,刚刚直起来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另外两位刚刚准备探出来的身子又缩了回去,转头四顾,装出一副园中赏景的样子。

这位韩大人李易恰好有些印象,乃是户部郎中,在京都韩家算得上是二三号人物,另外两人则是不熟悉,看了看他,问道:“这两位大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