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ps:上一章闹笑话了,两个月的孩子是不会爬的,作者没结过婚,更没有带过孩子,这个问题,大家选择性的忽略……】

小女孩抬头看着那年轻人,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说道:“爹爹……”

那青衫仕子正说的唾沫横飞,心里面已经想着,这次的事情以后,怕是入仕就有了门路,被眼前忽然出现的一幕搞懵了,回了回神,见这衣衫褴褛的妇人拽着他的衣袖,立刻厌恶的挥了挥手,怒道:“你认错人了吧,谁是你相公!”

那妇人将额头杂乱的头发拨开,急忙道:“相公,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我是窈娘啊……”

那年轻仕子脸色一变,难道真的是他求学路上惹到的某一段风流债?

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位叫做窈娘的,和他什么时候有过一段,他如今已有家室,娘子家在京都有些权势,平日里也全靠岳父接济,就算是真的有过,此时也不能承认,猛地甩了甩衣袖,大声道:“我不认识你,你定是认错人了。”

那妇人楞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脸上的激动之色逐渐消失,面色变的灰白起来。

“为了找你,我带着小满,在路上走了一年,好不容易到了京都,小满却患了重病,若不是好心人搭救,早就,早就……”她声音凄凉的说道:“我知道,你,你在京都已经有了家室,我,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会一个人把小满养大成人的……”

小姑娘抬头看着年轻仕子,大眼睛里面饱含泪水,“娘,爹爹不要我们了吗……”

妇人帮她拭去泪水,说道:“小满啊,是娘认错人了,我们走,娘带你找你真正的爹爹……”

说完,便牵着小姑娘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酒楼之中,年轻仕子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周围众人逐渐变的厌恶的目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想不到竟也是此等狼心狗肺之徒。”

“活脱脱就是戏文里的陈世美啊,我还以为那故事都是戏文里才有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抛妻弃子,枉他还是一个读书人,他也配读书人这三个字?”

“满口读的是“圣贤书”,难道圣贤就教了他这些吗!”

“那女子可怜啊,她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分明是心中已经绝望了,倒是可怜了这一对母子……”

……

那青衫仕子离开之后,酒楼之内的众人,反倒是变的义愤填膺起来。

在他们心中,读书人所说的话,还是有些重量的,这些人读的是圣贤书,讲的是大道理,可一个连抛弃发妻,抛弃子女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的衣冠禽兽,能讲出什么道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