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天字号房中,琴音悦耳,而除了这琴音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杂音。

毕竟能来这里听曲子的,至少也算得上是半个风雅之人,不会做出某些焚琴煮鹤的事情。

崔习新见褚平痴痴的望着那弹琴的女子,笑了笑,小声说道:“你若是真的喜欢,不如今晚……”

褚平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不,此事万万不可,你可千万不要……”

崔习新摆了摆手,说道:“我就是说说而已,别担心,我们怎么敢帮你做这种事情,要是让太傅大人知道了,可不得了……”

“什么良人不良人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妙音阁,是,是什么地方!”一道突兀的声音忽然从某处隔间中响起,刚才的那名美妇被人从里面推出来,一脸难色的说道:“这位客人,您的要求,我们不能答应……”

啪!

从里面晃晃悠悠走出来的中年男子,一巴掌抽在美妇的脸上,骂道:“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不要给脸不要脸……”

“五爷,五爷,您喝多了,我们回去吧!”一名汉子拉着那中年人,连声说道。

“我没喝多!”那中年人挥了挥手,伸手一指台上的柔弱女子,说道:“那什么,双,双双姑娘,下来陪五爷喝杯酒,五爷今天心情好,要是让五爷高兴了,重重有赏!”

那女子从台上起身,慌慌张张的跑到美妇身旁,将她扶起,关切的问道:“安姨,你没事吧?”

“我没事。”那美妇捂着脸,却还是对中年男子陪笑道:“客官,双双真的是清白女子,您要是喜欢,我再另找……”

中年男子伸手再次甩了她一个耳光,醉醺醺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那女子连忙将美妇推到自己身后,慌张道:“我,我陪您喝就是了……”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笑容,伸手摸向她的小脸,笑道:“这才听话……”

那女子却是没想到他如此的动手动脚,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小声道:“您,您请自重!”

中年男子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又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那少女身体本就瘦弱,受了这一个重重的巴掌,整个人都打了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抬起头时,眼眶里面已经满是泪水,嘴角也溢出了血丝……

周围的隔间之中,开始陆续的有身影走出来。

平日里有如此雅好的,自然以年轻人居多,又都是年轻气盛,看到不平事,总要站出来发发声的年纪,当下便有不少人脸上露出愤懑之色,向这边走过来。

有一道身影最快,小跑过来之后,先是将那女子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