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秦家,家宴之后,秦相看了看坐在左下首的长子,说道:“早上提到的那项改制,关乎农政,稍不小心,就会动摇国本,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万万不可马虎……”

秦彦立刻点头:“父亲大人放心,此事我一定会加倍小心的。”

“不过,既然是改制,倒也不必太过保守,也不要因为小心而束缚了手脚……”

秦彦恭声道:“孩儿知道。”

一番对话之后,秦相起身离席,走出房门,行至一半,才发现饭前看过的一册卷宗忘在了椅子上,又折返回去,再次踏进门口的时候,微微一怔。

堂内此刻只剩下了一个人。

那人的身形有些消瘦,此刻从宴席下首的角落里起身,将桌上的几碟残羹端过来,放在自己前面的位置,还未坐下,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秦相。

“父亲……”

他看着秦相,先是一愣,见他望着自己,低头看了看,微微一笑,说道:“饭菜还剩下不少,不吃的话,有些浪费……”

秦相看着这位最小的儿子,表情微怔。

他的头上,竟然也有了丝丝白发,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亦是有着纵横的皱纹显现出来,他是秦家五兄弟中最小的,但看起来,却比他的大哥还要苍老的多。

老人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有许久,没有关注过这个儿子了。

“那些菜都已经凉了,没有吃饱的话,让厨房再做一份便是了。”秦相拿了那卷宗过来,走出去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又道:“深夜也不要吃的太多,早些休息,小心身体……”

秦和点了点头。

“父亲。”

秦相踏出门口,听到声音,又回过头,秦和看着他,笑着说道:“如今朝局动荡,暗流不断,父亲虽身居高位,但也要小心一些……”

秦相皱了皱眉,说道:“近来之朝局,前所未有之安稳,何来动荡一说?外面的谣言,不可轻信……”

秦和恭敬的听着,等他说完之后,点了点头,开口道:“谢父亲提醒,孩儿知道了……”

秦相再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秦家五爷看着面前的残羹,那清汤里面倒映着他的样子,他捋了捋头上的一缕白发,望着汤盅怔怔出神。

……

元宵那晚下了一夜的雪,之后虽然雪势渐小,但也依然没有放晴。

清晨,天色尚早,京都的街道上,除了极少数店铺半掩着大门之外,临街的大部分铺门都是紧紧的闭着。

一名裹着头发,只穿了一件单薄衣衫的女子,站在某处小楼门前敲了许久,待里面一位美妇打开大门的时候,才搓了搓自己冻的有些发红的脸,笑问道:“我家妹妹是楼里的乐师,元宵那天过来表演,已经两天没有回去了,能不能麻烦您叫一下她,她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喝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