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似乎是没有预料到公主和世子也在这里,曾仕春坐下之后,便低头饮茶,并未开口。

李轩瞥了瞥他,挑眉道:“这位大人有事?”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先不用管曾大人,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李轩看着他,再看了看曾仕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后又皱起眉头,问道:“你居然问我有什么事情,你不知道我们来找你为了什么事情吗?”

李易摇了摇头,“为了什么……,提前说好,科学院没经费了不要找我,找明珠借,我家开销大,她的钱都花不出去。”

“清君侧!”

李轩拍了拍桌子,说道:“那褚老头带头,要替皇伯伯清君侧,诛佞臣,清的就是你,你还在这里坐着喝茶?”

他有些恼怒的说道:“虽然那褚老头受人尊敬,褚家在仕林中影响非凡,几乎找不出什么破绽,但你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也不是找不出什么破绽。”曾仕春放下茶杯,看着李轩说道:“世子殿下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告破的女子失踪案,当日在那彭家,褚太傅的孙儿便被人当场擒获,只是因为有人在上面施了些力,才不了了之……”

李易和李明珠并没有露出多少意外的表情,倒是李轩吃了一惊,猛地站起来,问道:“有这种事情?”

曾仕春点了点头,见李易和公主殿下的表情,便知道崔家上一次也是太过想当然,这件事情,即便是他不开口,也瞒不过他们。

李轩眉头皱了起来,在堂内踱着步子,喃喃道:“可仅凭这一条,也扳不倒褚家,万一惹恼了褚老头,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这老家伙,还说是什么“文骨”,狗屁的文骨!”

“如果再加上一条人命案子呢?”曾仕春起身说道:“不巧,元宵那晚,妙音阁中的命案,也和那位褚公子有些关联。”

那件命案,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到现在还没有侦破,李轩对此也有些印象,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不是说那钦犯原本是想连褚太傅的孙儿一起加害……,你的意思是,那件案子,本来就是那姓褚的干的?”

李轩走到他的面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没有一点儿消息传出来?”

“那是因为,京兆尹曾仕春,在褚太傅的默许之下,将此案隐瞒了过去,栽赃给一个正在流窜的钦犯身上,此外,那女子的姐姐,觉得案情有蹊跷,在京兆府衙门前伸冤,至今还被他关在府牢之中。”

李轩怔了怔,脸上露出疑惑和震惊的表情,指着他,说道:“你,你不是就是曾仕春吗?”

曾仕春整理了一下衣摆,面对长公主的方向跪下,大声道:“臣有罪!”

“你……”李轩指着他,惊诧的说不出话来,最终也只是憋出一句,“你这个叛徒------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