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那畜生,那畜生现在在哪里?”没有等到大夫过来,褚太傅就已经醒转,颤抖着声音说道。

那名下人战战兢兢的回道:“府衙那边的人说,他们没有泄露公子的身份,应该很快就送公子回家了。”

话音刚落,便有下人通报,曾大人和崔大人一同来访。

远处,有几道身影走过来,最前面的是两名中年男子,跟在两人身后,一瘸一拐向这边走来的,正是褚平。

“太傅大人……”

“跪下!”

崔清明刚刚开口,便被暴怒的太傅大人吓了一跳,想要说出来的话也咽了下去。

噗通。

褚平面无表情,径直跪在了青石板上。

“畜生,我们褚家怎么就出了你这样一个畜生!”褚太傅的表情有些狰狞,拎起拐杖,狠狠的抽在褚平肩头,怒道:“老夫今日便打死你,也省的让我褚家列祖列宗蒙羞!”

褚平的身体晃了晃,却也并未闪躲,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那你便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是废人一个,有损褚家清名,死了更好,死了一了百了……”

褚太傅怔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他从小带到大的孙子,却发现,只过了区区几个月时间,他竟是有些不认识他了。

他举起拐杖,却久久的没有落下去,喃喃道:“我褚家百年清名,百年清名……”

“百年清名……”褚平脸上浮现出一丝惨笑,说道:“是啊,百年清名,只要您打死了我,褚家依然是褚家,大义灭亲,被所有人所称颂的褚家,百年清名也不会丢……”

他将头伸出去,笑道:“来吧,爷爷,我已经准备好了。”

褚太傅看着他,身体颤抖,手中的拐杖,却怎么都落不下去。

“平儿……”

他放下拐杖,俯下身子,用枯瘦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老眼中已满是泪水,颤声道:“平儿,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褚平没有回答,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之后,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中再次失去了感情。

他从地上站起来,再也没有看褚太傅一眼,一瘸一拐的向着里面走去。

褚太傅身后的中年上前一步,看着曾仕春,焦急的问道:“曾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府衙今日得到消息,近日来发生的多起女子失踪案件,乃是平安县彭家所为,他们将这些女子掳掠而去,逼良为娼,为的是满足某些客人一些变态的嗜好,捕快们破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褚平也在里面。”

中年男子兀自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平儿不是去拜访孙大儒了吗,他不是去请教孙大儒经义了吗,怎么会,他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