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女人真是奇怪,说是找他回去吃饭,又自己一个人走了,估计是邋遢老者少女心泛滥,逛街逛的忘乎所以,忘记了给自己带话回去。

时间本来就紧迫,没有必要再耽搁多余的时间,李易自己叼了一只冷馒头,边吃边写,回头对宛若卿说道:“你要是还没有吃饭,就先出去吃点东西吧,我这里还要好一会儿才写完。”

宛若卿点了点头出去,再次上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拎了一只食盒。

她看着李易,摇头说道:“只吃馒头不行的,我买了些粥饭回来,你吃一些吧。”

李易点头,说道:“先放那里吧,我一会儿吃。”

他现在并不太饿,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赶进度,今日从褚家出来之后,所有的事情便都无法再挽回了,对待敌人,无须保留。

落笔写了几个字,耳边便传来一道柔柔的声音。

“张嘴。”

李易笔下一顿,回头看了看她,这场景何等熟悉,下意识的张开嘴,她将勺子轻轻的送进去……

一出精彩的戏剧,不仅仅需要出彩的剧本,舞台的布置,伶人的演技,包括她们的表情动作,台词功底,都是十分重要的,他自己能做的,也只有第一步。

剩下的更加细致更加繁琐的事情,还得交给她们这些专业的人去做。

他写了一折之后,光是和她讨论这些事情,便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从白天讨论到天色暗下来。

李易看到她眉宇间的倦色,说道:“我写下一折,你先歇息一会儿吧。”

宛若卿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昨夜忙到很晚,她其实已经有些困了,待会儿还要讨论有关第二折的事情,现在小憩一会,是有好处的。

她便趴在床头的那张小桌上,望了烛光闪烁的那个地方一眼之后,缓缓闭上眼睛。

啪!

油灯爆出一个灯花,发出一声轻响,她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也盖上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她从床上起身,目光下意识的向着某个方向望过去的时候,桌旁已经没有一道人影了。

“已经回去了吗……”桌上铺开的纸张,应该是已经写完的剧本,她拿起来看了看,的确是已经写完了。

窗外漆黑一片,夜已经很深了,明天以后,想必又要忙碌起来,而且要比以往更加忙碌,为了保证足够的精力,即便是现在并没有什么困意,也还是要早点休息。

她脱掉外衣,只穿着一件肚兜,叠放着放在柜子上,坐在床头,正要褪去鞋袜的时候,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这小楼里平日里只住着她和玉珠两个人,房门也是不必从里面锁上的,下意识以为进来的是小珠,抬头望过去的时候,表情却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