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人要向前看,但也不能永远的向钱。

老方没读过书,思想境界跟不上是很正常的,有必要帮他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便比如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适当的时候,回馈回馈社会,无偿帮百姓们义演义演,让他们花着看普通表演的钱,享受着5d的观影体验,虽然损失了银子,但却回馈了社会,有利于自我价值的实现。

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听懂。

但这不打紧,现在的老方,思想上的境界已经比以前提升很多了,做好事不留名,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私房钱资助某单身少女长达三年,不求回报,即便是在这个人心还不那么浮躁的时代,也是十分少见的。

“这世道,简直不给可怜人活路啊!”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我不要半星热血红尘洒,都只在八尺旗枪素练悬,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滚似锦,免着我尸骸现,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

……

勾栏里面,时不时有人站起身,大喊上两声,这便是看的太过入迷,将自己代入进去的典型,根本不消勾栏的工作人员提醒,身旁就会有人将他摁下去,免得扰了大家的兴致。

另一座勾栏,某处偏僻的角落中,那汉子将手帕递给旁边的中年男子,叹息口气,说道:“五爷,擦擦吧。”

身旁的中年男子擦了擦眼泪,这才长叹一声,“演的好啊!”

“是演得好……”大汉闻言连连点头,要不是知道这是戏文,在那血溅白练,六月飞雪的时候,他便恨不得冲上去,将那草菅人命的狗官三拳打死。

中年男子怔怔的望着台上,喃喃道:“窦娥的冤屈能够平反,这世上不知还有多少人的冤屈,还埋藏在黑暗里面……”

大汉摇头道:“朝廷已经在大力的清查冤假错案了,藏在暗地里那些龌龊丑恶的家伙,总有一天,会被拖出来,晒在大太阳底下……”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是啊,太阳快出来了……”

……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告到刑部衙门去的!”

崔清明一脸的暴怒,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溅,他喘着粗气,大声说道:“上次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个刑部侍郎,现在那刑部侍郎刘一手,唯那人马首是瞻------那女子好好的关在牢里,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她前些日子闹了那么两次,已经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了,没有理由,总不能将她一直关在牢里。”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本以为关了她这么久,她能安分一些,谁想到刚刚出去,跟着她的人一个没注意,便让她跪在了刑部衙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