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褚家。

“这,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太傅,这,这可如何是好?”

“外面民怨已然沸腾,他,他们就要到这里来了!”

……

数名老者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在堂中踱步不停,因为“妙音阁杀人案”,褚家已然被推向了风口浪尖,随着案情的进展,虽然以太傅大人的名望,仕子们大都还能保持冷静,但京都的普通民众,对于褚家,对于他们,却是已经失去了信任之心。

昨日,一名颇有名望的大儒,不过是针对那位李县侯,在外说了一句“佞臣误国”,便被人用石头砸破了脑袋,身上挂满了烂菜叶,狼狈至极,回到家中的时候,连院墙都被人推倒了。

究其原因,此事的源头,还是在褚家。

褚家成在民心,也败在民心,失去了民心,眼前的老人,也不过就是一位普通的老者而已。

褚太傅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怔怔的看着门外,似乎是在思索,但目中却是一片空洞。

一名褚家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声道:“刑部的人来了!”

几名捕快从外面走进来,缓缓的对着椅子上的老者施了一礼,为首之人开口道:“太傅大人,我们怀疑令孙和一件重案有关,还请褚公子和我们走一趟。”

一名中年男子从一旁冲出来,大声道:“凭你们的怀疑,就能带走平儿?”

那捕快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上前,躬身说道:“褚大人,这是刑部拘令,请您过目。”

中年男子却是并未看那拘令一眼,冷声道:“我褚家之人,岂是你们刑部说带走就能带走的,没有陛下的圣旨,我看你们谁敢在褚家妄动!”

那捕快闻言,脸上倒是露出了些许难色。

这里是褚家,褚家和别的家族不同,这里有褚太傅在,即便是刑部的人,也不能太过放肆,当然,若是褚家通情达理,事情自然顺畅,若是他们真的坚持,怕是还得请陛先下旨。

那捕快看着他,躬身道:“既然如此,我等先告退了。”

那些捕快走后,中年男子快步走到褚太傅身前,大声道:“父亲,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平儿带走吗?”

“秦文说的对,朝代更替,家族兴衰,这都是天数,哪有什么皇朝能够千秋万代,哪有什么家族能够永久不衰……”褚太傅有些费力的从椅子上爬起来,喃喃道:“老夫果真是老了,这一人老,就容易糊涂,糊涂了啊……”

“父亲!”

“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

几名捕快走出褚家大门,却并未离去,因为堵在他们前面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

“褚平呢?”

“那禽兽怎么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