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那辆马车行驶过去的时候,车内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音,李明珠回头看着李易,“你和太傅说什么了?”

李易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啊。”

李明珠再次看了一眼前方的马车,咳嗽声逐渐远去,用一种你猜我信不信的眼神继续望着他。

“我以一个佞臣的名节发誓。”李易举起四根手指,“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和他说。”

褚家之所以会亡,主要原因,其实并不在于崔家。

正常情况下,褚平所犯下的两件案子,按照景国之前的律法,无非是上等人杀了下等人,赔偿些银两而已,连褚平自己,都未必会受到多么严厉的惩罚。

真正的原因,在于褚太傅。

从一开始的不作为,或是袒护,到之后的变本加厉,褚太傅无法回头,褚家也无法回头,这一切,都是那位爱惜名声,名望极高的褚太傅一手造成的,褚家因名声而起,又被声名所累,百年大族,才致以沦落到这般田地。

他曾经问过对方那个值与不值的问题,褚太傅没有回答,却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但无论如何,这位老人也曾经显赫过,至今仍然被无数人所注视,如果告诉他蜀王不是陛下亲生的,他想要明珠做女皇,太傅大人突发心脏病或是脑溢血,一不小心驾了鹤,他身上的冤屈,可就真的洗不清了。

两人没有再上马车,信步走回去。

快要走过祠堂的时候,迎面走来两道身影。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抬起头,微微愣了一下,立刻拱手道:“见过公主殿下,见过李大人。”

李明珠回头看着李易,眼中的疑惑之意明显。

“秦和,秦相第五子。”李易对她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秦五爷,指了指他的头发,目露疑惑。

“哦,这个啊……”秦家五爷笑了笑,说道:“人老了,自然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

李易点了点头,随后微微拱手,“近日之事,多亏秦相在朝中周旋,代我谢过他老人家,改日再亲自登门拜谢。”

“家父只是在做他认为对的事情,我们是说不上什么话的。”秦家五爷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李大人的话,我会带到的。”

李易看了看身后的祠堂,又问道:“你们也是来祭拜双双姑娘的?”

秦五爷点了点头,说道:“双双姑娘虽然不在了,但她的死却是有意义的,有这么多人缅怀她,也有无数人对她感恩戴德,她一个人的死,做到了满朝群臣也做不到的事情,值得祭拜……”

……

走回去的路上,李明珠望着他,问道:“他就是秦和,王叔说的那位秦和?”

“怎么,不像?”

她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觉得,当得起王叔那样评价的人,怎么都不该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