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刘大有望着李易,怔怔了许久之后,才有些自愧不如的拱了拱手,说道:“大人高明!”

县衙行事完全没有遮掩,秦小公爷强抢民女,畏罪潜逃的事情,很快就在京都传播开来。

这已经不是那位小公爷第一次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了,比这更加无耻的事情,他之前不知道做了多少,但凭借深厚的背景,也都一一摆平。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最近是特殊时期,别说是小公爷,哪怕是皇子犯案,也要按照规矩来审,否则,刚刚改制了律法的朝廷便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无数民众都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当然,任何的律法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秦家或许会受到舆论的谴责,却也远远伤及不了根本,民众虽然无奈,也只能接受这种事实。

崔家。

秦彦一脸惊诧的望着崔清明,问道:“他没有来过崔家?”

崔清明摇了摇头,说道:“他之前只是派人过来告知了密谍司的事情,今天晚上并没有过来。”

说完又摇了摇头,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他实在是应该小心一些的,若是被官府抓到,还是会有些麻烦。”

“这次的事情过后,我会让他在家里好好安静上一段日子,等到蜀王殿下回来,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秦彦叹了口气,说道:“我再去其他几个家族看看,这个逆子,不在崔家,又能躲到哪里?”

秦彦走后,才有一人走到崔清明的身前,小声道:“秦余一事只是小事,影响有限,怕只怕,他们抓到了秦余,从他的口中再挖出一点其他的东西,事情就很不妙了……”

崔清明想了想,摆手道:“便是他们真的挖出来了,又能怎样,他们若是真的有胆子挖,我们不妨帮他们一把!”

身旁的中年人愣了愣,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跟着笑道:“二哥说的对,就算他们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实力……”

深夜,拖着疲倦身体回到秦府的秦彦面色阴沉,喃喃道:“这逆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

李易今天难得的早起,事实上,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天两天,他都必须早起。

最近各种事情都要费神,不仅要被李端折磨,昨天晚上更是被柳二小姐缠着陪读到半夜,睡眠严重不足,趁着老皇帝还没来,想靠在柱子上睡一会儿,耳边却有一只苍蝇嗡嗡的叫个不停,赶都赶不走……

李轩皱着眉头说道:“刘一手是怎么回事,他平时做事不是挺谨慎的吗,这次怎么这么鲁莽,我刚才过来,听到不少人都在讨论,要在陛下面前参他……”

李易费力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道:“参就参呗,你先别说话,马上就上朝了,让我睡一会儿……”

李轩看着他,诧异道:“你怎么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