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京都这些日子很乱,乱的井然有序。

之所以乱,是因为景国自建国以来,从来没有如此多的官员权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同时落马,那四十余人,只是一个引子,根据他们提供的供词,密谍司在查案之时,将秦家和崔家这样的大族都拉下了水。

每天都会有人被抄家,囚车穿街而过,这么大的动作,使得整个京都都乱成了一锅粥。

而乱的井然有序,则是因为朝堂上每空缺出一个位置,很快的就会有人填补上去,并没有对朝局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这件滔天巨案的推动,完全是大势所趋,天下人都在睁眼看着,一旦开始,便如同那滔滔江水,奔流向前,再也回不了头。

甚至于,将这些从家中绑出来的那些贼人,已经没有多少人去关注了。

掀桌子果然是一件能够让人上瘾的事情,简单粗暴,行之有效,人一旦手中有了足够的权力,就喜欢走捷径,不愿意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所束缚,这不是一件好事情,要引以为戒。

不过,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事先征求过老皇帝同意的,他现在反过来怪自己,就完全是卸磨杀驴了。

李易看着靠在床头的景帝,开口道:“陛下,您说过,若是正常的方法行不通,可以采取一些极端之法的。”

老皇帝挑眉看着他:“朕说的极端,是允许你抓几个人来盘问,谁让你把所有人都抓了?”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皇帝才是最喜怒无常的人,明明是他自己说过的话,转眼间就不承认了,简直是过河拆桥,拔……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反驳,李易低头喝粥,不再言语。

“给朕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喝粥。”景帝看着他,心中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去勤政殿思过一个时辰,好好想一想,你这次错在哪里。”

皇帝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这碗粥怕是喝不完了,李易扯了一只鸡腿藏在袖子里,躬身道:“臣遵旨。”

看着他缓缓退出去,景帝轻咳几声,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任何事情都能像这样打破规矩,朕该省掉多少心?”

身为皇帝,看似拥有这个国家最高的权利,但也正是因为权利太高,很多时候,做事反而会束手束脚。

常德将殿门关上,打开一扇窗户通风,说道:“陛下只需好好休养,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去费心吧……”

……

那只鸡腿最终还是没有落在李易嘴里。

傲娇萝莉喂一口永宁,再自己咬一口,很没有风度的盘起双腿,坐在李易对面,问他什么时候带她去书院看看。

李易送她的书院已经建好了,名字就叫做“寿宁书院”,十四岁的傲娇萝莉不仅仅是名誉院长,也真正的掌握着书院的实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