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房间里面,陈夫人在教醉墨刺绣,对于京都的官家小姐来说,刺绣是一项必须要会的技能,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在成亲之前,亲手绣好自己的嫁衣。

看到李易走进来,她飞快的将嫁衣藏起,李易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将嫁衣看的比肚兜还要隐秘,连她穿肚兜的样子都见过好几次了,却连一件没绣好的嫁衣都不给他看。

陈夫人将他们的手叠放在一起,说道:“你们两个,也该挑个日子,早些将日子定下来,总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

“还,还早呢……”醉墨低下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李易瞥了她一眼,说道:“什么还早,不早了。”

看着她挣脱开自己的手,飞快的跑出去,李易无奈的摇头,别看她平时看起来挺大胆的,但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之后,反而害羞了起来。

陈三小姐微笑的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良久才转过头,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还年轻,不知道朝堂的凶险,一家人能够安安稳稳,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哪怕平淡了些,也比每天面对那些尔虞我诈的争斗要好的多。”

李易低着头,却是没有开口。

没有人喜欢整日里活在尔虞我诈、互相算计之中,和这些相比,在家里逗孩子逗如意逗傲娇萝莉,不是更有意思一些?

想要安稳,须得先承受动荡。

她看了看门外,两女在说着些什么,回头道:“我看若卿那孩子,也是一心想着你的,虽然这里有醉墨,但你也不能一直忽视她,我看的出来,她的心里,其实比谁都苦,你可不要负了她。”

“我知道。”李易看了看门外,点头道:“不会的。”

她看着李易,脸上竟是罕见的浮现出了一丝埋怨之色,“你爹当年是何等的专情,为了和你娘私奔,连家族传承也不要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偏偏就招惹了这么多情债……”

李易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无法反驳,也只能默不作声。

她拍了拍李易的手背,说道:“好了,能让这么多妙人儿垂青,是你的福缘,只盼你以后,莫要伤了任何一人的心……”

说完便站起身,笑了笑说道:“到了你这里,总是忍不住多嘴……,好好陪陪她们吧,我回去了。”

李易同时起身,送她出门,看着陈冲从对面的茶馆中走出来。

陈府的丫鬟搀着她上了马车,在陈冲要登上另一辆车的时候,李易忽然问了一句:“陈大人每天都这么闲吗?”

陈冲已经掀开车帘的手又放了下来,反问道:“莫非,李大人打算去公主那里参陈某一本?”

“我可不是那种会打小报告的人。”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想劝劝陈大人,好歹是朝廷命官,一个月里面,总有几天,要装作辛勤做事的样子吧……,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小事要提醒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