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几道身影站在河边,望着那冲天的火光,逐渐消失在河流下游。

一名体型壮硕的汉子忽然开口道:“五爷,要不要让人跟着去看看?”

“若是他能活下来,也算是他的造化。”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更可况,他到底也是秦家人,死在秦家人的手上,算什么事情……”

“怎么能说是造化呢……”大汉挠了挠脑袋,说道:“这要是让他给跑了,过上几年十几年回来报仇可怎么办,戏文里都是这么演的,受尽折辱之后,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最后上演一出复仇的戏码……”

“戏文只是戏文,卧薪尝胆,忍辱复仇,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

大汉挠了挠脑袋,说道:“怎么感觉这套路,好像不止在戏文里出现过……”

中年男子想了想,然后说道:“让人去看看吧。”

……

大理寺天牢。

京都有很多大牢,一般的犯人,县衙和府衙的大牢便能关押,但凡遇到重大案件,或是穷凶极恶的罪犯,才会由刑部出马。

若是案情涉及到京都的官员权贵,一般会交由大理寺处理。

崔家以及蜀王一案涉事之人,便是被关押在大理寺天牢中。

大理寺门前,刚刚得到消息的大理寺卿匆忙的走出来,躬身道:“下官参见公主殿下,见过世子,见过李大人。”

“免礼。”

“谢公主。”

……

李易三人过来,不是来崔家笑话的,崔清泽虽然已经供认了所有的罪行,但案情的很多细节,还有待查问,李易他们只是跟着刘一手过来看看。

毕竟,大牢里面关的是崔家,是他们斗争了数年的对手……

天牢之中,哀嚎一片,在几人从牢里穿过的时候,声音更是刺耳激烈,像是要将耳膜刺穿一般。

直到走进最里面的牢房,声音才逐渐小了起来。

刚刚上位,掌管崔家没多久的家主崔清明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穿着白色的囚服,蓬头垢面,被铁链锁在牢中,牢门打开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又很快的低下,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崔清明为人阴狠毒辣,为达目的,不惜手段,如果不是遇到了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对手,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奸雄,口风也极严,无论刘一手如何询问,他一个字都没有吐露。

身后的一名大理寺官员忍不住,小声说道:“大人,对付这种嘴硬的犯人,上刑是最有效的了……”

刘一手挥了挥手,“带我去崔清泽的牢房。”

崔清泽是崔家前家主,知道的事情不会比崔清明少,性子却不像崔清明这般,是一个较好的突破口。

刘一手审案,向来秉持的原则是,除非万不得已,能不用刑就不用刑,而当他打破这个原则的时候,一定会给审讯的犯人留下两辈子都难以磨灭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