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喜欢就喜欢,喜欢就说出来啊,以后看她表现再决定考不考虑接不接受啊……

因为喜欢就抓住他的衣领,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憋死,算是哪门子的喜欢?

衣领被她抓的不成样子,李易走回来的时候,一边整理衣领,一边吩咐门房道:“给所有送请柬过来的府上递上一封帖子,就说我病了,去不了……”

不去归不去,告诉别人一声你不去,这是基本的礼节。

弄平了衣领,整理好衣衫,才走进院子。

不然柳二小姐怕是会以为他在送明珠回去的时候,还顺便做了其他什么事情。

自己倒是没什么,公主殿下的名节还要不要了?

让李易意外的是,柳二小姐居然没有在院子里。

她难道不好奇明珠刚才做了什么决定吗?

不知也不问,这不是柳二小姐的风格,尤其是对于明珠的事情。

所以他打算亲自去说。

她问的时候不说,不问的时候他又主动跑过去,李易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点------贱?

贱就贱吧,反正也贱习惯了。

她都不问了,他要是还不解释,以她的小心眼,心里还不知道会胡思乱想些什么。

如仪和他心意相通,已经大概猜出来了,他们没有必要挑明,也不用挑明。

柳二小姐就不一样了,如果任由她这样瞎猜下去,怕是都能自己脑补出来一部精彩的跨年大戏。

他走到柳二小姐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多次经验和教训表明,没有敲门,最好不要随便进入女子的房间。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不敲门实在不是一个好习惯,不小心看到人家女孩子洗澡换衣服的频率实在太高了,连李易自己都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幸运光环的加持。

非礼勿视,看到了不好,看到了不负责更不好,醉墨已经负责了,若卿还没有负责,柳二小姐------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见外了。

柳二小姐在房间里面看书,李易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倒了一杯茶给自己,试探的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没有。”柳二小姐头也不抬的回道。

“------”

李易再问道:“你不好奇明珠做了什么决定?”

柳二小姐语气平静,依然没有抬头:“不好奇。”

“------”

李易站起来,把她手里的书拿开,再把她的脑袋抬起来,让她看着前方,最后坐到她的对面,说道:“你不好奇,可是我想说啊……”

柳二小姐终于不傲娇了,平静的看着他。

李易先是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感伤,说道:“当今陛下,怕是没有多少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