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觉得他有必要提醒明珠,防火防盗防李轩,他为了不做皇帝,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可能转眼就将明珠出卖了。

刚刚说了一句,便看到李翰从外面走进来,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先生,您是不是要把算学院院长的位置让给我了?”

李易看了看他,问道:“谁说的?”

虽然院长的位置迟早要让给他,但是在他没有开口之前,他是不能要的,这就和皇位一样,一旦他先开口,这就不是让位,而是篡位了。

李翰怔了怔,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了,有资格当院长了?”

“没有……”

“你是不是觉得你对算学已经懂得很多了?”

“一点点而已……”

“一点点,你倒是谦虚……”李易双手环抱,说道:“我考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答得出来,我现在就把院长的位置让给你。”

李翰虽然年纪小,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如果将算学比做一座高山,他只能算得上是刚到半山腰,国子监算科的人在山脚,至于先生,则是他需要时常仰望的,云里雾里看不清的山顶。

看得出李翰的第一反应是摇头,李易又补充了一句:“放心,都是你学过的,不会超纲。”

李翰表情严肃,正色道:“先生请出题!”

李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小子,惦记算学院院长的位置,到底有多久了?

“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百钱买百鸡,问鸡翁、鸡母、鸡雏各几何?”

“鸡翁四,鸡母十八,鸡雏七十八;鸡翁八,鸡母十一,鸡雏八十一;鸡翁十二,鸡母四,鸡雏八十四。”

李翰一口报出答案,最简单的三元一次方程,先生出题的时候也不知道变一变数字,这道题是算学院学生的必背题目,他作为代理院长,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今有墙厚五尺,两鼠对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亦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两鼠何日相逢?”

“第三日。”

李翰同样瞬间说出答案,他以为先生第二道会出难题考他的,没想到仍然是见过的题目,并且是最简单的一问,原题之后应还有一问,问的是两鼠各穿几何,若是一同问出来,他或许还要想想……

“八万乘九万等于多少。”

“七十二万。”

李翰轻易地答出第三道题之后,已经确定,先生是真的想要将院长的位置让给他了,所谓的考校,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不然他为何总是出这种送分题?

李易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算学一道,博大精深,切记不能骄傲自满,盲目自大,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