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曾仕春看着他,皱眉道:“徐大人,你知道,除了陛下,这种事情,我们不好开口的。”

立储之事,向来是天子家事,作为外臣,他们本不该多言。

但此刻这位徐大人显然被说到了心中之事,挥了挥手,说道:“曾大人,不怕你知道,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本官身边多位同僚的意思……”

“若是皇位真的被齐王信王他们其中一位继承,那我们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公主殿下为景国所做的一切,我们目前已经取得的这些成就,不就全都付诸东流了?”

曾仕春抬眼看着他,问道:“朝中还有大人也是这么想的?”

“晋王虽然年幼,但却聪明绝顶,现在在算学院中,近乎可以独当一面,他才十二岁,手腕稍显稚嫩,但等到再过几年,便能够撑起这个国家了。”

徐大人没有正面回答曾仕春的问题,继续说道:“在这之前,由长公主继续理政,再合适不过,公主殿下深得群臣信任,又极得民心,为天下仕子所爱戴,仅仅是摄政的话,相信不会有任何人反对。”

曾仕春脸上露出深深的思忖之色,“徐大人此言,倒也有些道理,且容本官再考虑考虑。”

“此事曾大人尽快考虑,本官也要再联络几位同僚,再和朝中其他同僚商量商量……”一局棋并未下完,徐大人抿了口茶,起身拱手道:“今日本官就先告退了。”

曾仕春起身相送:“徐大人慢走。”

这位徐大人一脸沉思之色,走出京兆尹府的时候,忽然顿住脚步。

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他今日过来,不过是想要喝杯茶,下下棋,怎么会讨论到立储的事情,又怎么会将心中这个并不太成熟的想法和盘托出?

他仔细想了想,终于明白过来。

他本来是想要喝茶下棋的,怪只怪------信王的那一封帖子,如果不是那一封突然出现的帖子,他现在还在棋盘上和曾大人杀的难解难分呢……

不过,既然提到了这个话题,也就不能再避之不谈,虽然今日乃是意外,但此事------的确已经迫在眉睫了。

想到这里,他的脚下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

李翰的确是一个好孩子,尤其是这两年,成长极其迅速,短短两三年,从一个穿开裆裤尿裤子的熊孩子,如今已经成为了令算学院学生闻风丧胆的男子汉。

之所以闻风丧胆,是他不仅仅是晋王,还是算学院副院长兼政教主任,在院长不在的情况下,他就是算学院院长,主管包括学生奖惩在内的一切事务。

论身份地位,学院没有人比得过他,论知识,他更是一个人独领风骚,再加上他喜欢用蛙跳的形式来体罚学生,俨然已经成了算学院诸生心中难以抹去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