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景和四年的冬天没有下雪,景和五年初,正值元宵佳节,京都雪花大如席。

李易站在院子里面,耳中仿佛还有钟鸣一直回荡。

雪花纷纷而落,仅一刻钟的功夫,院中便多了一个雪人。

如仪撑着一把伞,静静的站在他的身旁。

醉墨和若卿走过来,面露担忧的看着他。

“姑爷……”小环双目垂泪,帮李易将肩上,头上的雪花扫落。

柳二小姐大步走来,将他扛起,干脆利落的走回房中。

伸手封住他的穴道,粗暴的将他的外衣脱下来,再将他扔到床上,盖上厚厚的棉被。

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

帝崩,国之大丧。

京都官员权贵,无论官职大小,爵位高低,需斋戒三日;二十七日内,在京军民百姓需摘冠缨、服素缟;一月内不准嫁娶,四十九日不许屠宰,百日内不准作乐;京都自大丧之日始,各寺、观鸣钟三万次……

景和五年只有正月十五,没有元宵。

举国皆哀。

李易再次单独见到李轩,已是七日之后。

他身上的衣衫依旧华丽,形容却十分枯槁,嘴唇干裂,胡子拉碴,当然,李易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

这七天里,除需要参加的仪典外,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睡的久了,便有些头疼,到现在依然没有缓过来。

明珠比他们两个要好上太多,只是目光无神,人有些憔悴,先帝驾崩,李轩主持丧葬之事,朝政上的事情,还要她稳住。

“两天前,崔贵妃自缢于掖庭……”李轩盘腿坐在地上,声音嘶哑,“她死之前,还高声喊着“臣妾没有做对不起陛下的事情,臣妾这就下去陪你……””

他看着李易,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皇宫,比之前冷清多了?”

“这座皇宫,一直都很冷清。”李易摇了摇头,喃喃说道。

李轩叹了口气,“还真是不喜欢这个地方啊……”

李易看着他,问道:“什么时候登基?”

国不可一日无君,景国外敌环伺,陛下驾崩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齐国赵国,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动作,一个月内,新君必须要登基,稳定局势。

“再等一个月吧……”李轩挥了挥手,“我想再多陪陪父皇,之前都没怎么陪过他的……”

他转头看着明珠,说道:“朝事上,就劳烦明珠了。”

……

李易从殿内走出来,一道身影正要走进去。

“先生。”李翰抬头看着他,小声说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易总觉得李翰要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消瘦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