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家上上下下的氛围都和外面权贵官员的府邸不同,自家大人脾气好,丫鬟下人们就算是不小心做错了事,也不会过分的责罚,逐渐的,下人们也便都放得开了。

该做的事情自然还是会做好,但心里轻松,不用担惊受怕,逢年过节必有重赏,每月还允许两天的休假,这种情形,在京都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不过今日,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可是二夫人回来的第一天,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家大人不会打骂她们,但是绝对会把她们这个月的赏钱扣光。

丫鬟们上上下下的忙碌,偶尔看一眼某处厅堂,原以为夫人和二小姐就是世间一等一的绝色人儿了,想不到二夫人也丝毫不逊色,就连和二夫人一同过来的那位不知道会不会是三夫人的宛姑娘,也不是寻常姿色。

“姐姐请喝茶。”

厅内,醉墨捧着茶水,笑盈盈的对如仪递过去。

如仪将茶水放在一边,起身拉着她的手,笑道:“妹妹不用客气,过来坐。”

虽然还缺了一道仪式,但也只缺了那一道仪式而已,李家这道门易进难出,走进了李家,她就别想再出去了。

昨天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曾府被信王派人烧了,杨柳巷被老方家亲戚占用了,大半夜的,带着两位云英未嫁的女子去客栈有点不太好,不免惹人非议,把她们带回家里安置,才是最好的办法。

听到消息的老夫人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忙活到大半夜,直接就在这里休息了,顺便将婚期敲定,就定在下个月底,日子都是她老人家提前找人算好的,已经错过几个良辰吉日了,下一个合适的,就在下个月。

醉墨其实没有想到这些,但是老夫人开口,她不能反驳,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下来,于是就有了早上的这一幕。

让李易意外的是,昨天晚上,若卿对于和醉墨一起搬过来,居然也没有拒绝,她要是不先点头,醉墨怕是也不会同意。

信王这把火放的------他都有点儿不忍心找他算账了。

老方站在院子里,看了看屋内小声说话的三女,又看了看李易,压低声音问道:“姑爷,你说句实话,昨天那把火,是不是你故意找人放的?”

李易皱眉看着他,问道:“我像是这种人吗,那几名死士你也是亲眼看到的,再说了,我会让她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

老方想了想,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姑爷,你老实说,信王是不是我们的人?”

老方这句话问的很好,就连李易自己,在某一个瞬间,也曾经产生过这样的疑问。

“我忽然有点不忍心……”李易想了想,说道:“要不,只打断他两条腿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