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冬日本就是容易失火的时节,天气寒冷,穷人家抵御严寒靠抖,富贵人家则是用炭火取暖,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

继曾府之后,信王府昨天晚上也着火了。

论规模,论破坏程度,论影响,前者都相差后者甚远。

不仅信王府被烧,就连王府的左右两邻也受到了波及,朝中两位大臣的府邸被烧了几间房子,所幸发现的及时,造成的损失并不大。

信王府就惨了,整个王府,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残垣断壁。

至于信王自己,也在昨夜的火情中狼狈不堪,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头发被烧,从屋内逃出来的时候,被门槛绊倒,摔断了一条腿,现在还躺在太医署里。

据说,昨夜信王府火势之大,染红了京都的半边天……

又据说,信王昨天从房里逃出来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

还据说,昨夜和信王一同从房里逃出来的,还有一个同样没穿衣服的男人……

……

老方一脸幽怨的走过来,抱怨道:“姑爷,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李易手里拿着一份《京都娱乐》,上面的头版头条就是信王府被烧,信王疑似出柜一事,抬眼看了看老方,问道:“什么事情?”

“火烧信王府啊!”老方在他对面坐下,说道:“姑爷你还骗我说等他离开京都在动手,没想到你连一天都等不了……”

“火烧信王府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

曾仕春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进来,看着李易,“你,你也太鲁莽了,信王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亲王,你……,你等他离开京都,偷偷摸摸的动手也就算了,你这会让事情无法收场的!”

“不是我。”

李易摇了摇头,不知道哪位英雄做了大好事,虽然痛快,但是自己这锅,背的也真是莫名其妙。

他想了想,说道:“或许是信王府的人取暖不小心呢?”

“信王府的人难道用火油取暖?”曾仕春脸色有些发黑:“信王居住的房间周围,被浇上了大量的火油,这根本就是有人纵火,如果不是发现得早,信王怕是在昨夜就葬身火海了。”

“稍微动脑子想一想,也知道这件事情不会是我做的。”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信王火烧曾府,朝廷处置不了他,我自己处置,但只相隔一天就火烧信王府,这也太明显了,就像你说的,我原本是打算等他离开京都再打断他两条腿的,现在他断了一条腿,只能打断另外两条了……”

“你真的打算动手?”曾仕春震惊的看着他,随后又摇了摇头,肃然说道:“可是百姓不会那么认为的,他们只会做最简单的猜测,人言可畏啊……”

李易放下手中的《京都娱乐》限量手抄版,摇头道:“京都的百姓不是愚民,他们会还我一个公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