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圣教,娘娘……”

李易的目光从刘县令身上收回来,表情略有思忖。

刘大有点头道:“是的,信王府的下人,的确是听到了那四人曾经说过“为了娘娘”这句话,种种证据都表明,昨夜的信王府纵火案,是他们所为。”

李易目光动了动,莫非,是那道姑来了京都?

仔细想想,又不太可能,圣教的根本在齐国,如今齐国大乱,大皇子和三皇子争夺皇位,她们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更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景国,而他也的确没有收到与此有关的任何消息。

不过信王,又是什么时候得罪那道姑的?

这同样无从得知。

李易知道京都有圣教的人,但这个组织内部,向来都是单线联系,底层教众接触不到核心的机密,外人也很难打入进去,即便是拥有严密的情报部门,对其也是所知甚少。

火烧信王府,也不排除他们想要趁着大朝会将近,搞一些大新闻出来,信王不过是幸运的被他们选中而已。

无论如何,这种时候,官府还是要严加防范。

李易看着他,想了想,说道:“这些人虽然藏的隐秘,但总有些蛛丝马迹,你留意一下京郊人口失踪的案子,或是某些村庄的异常举动,应该会有发现……”

从李易这里,又得到了不少关于那圣教的消息,刘大有从李府走出来,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地方忘记了,但具体又说不出来,他到底忽略了哪里。

前工部侍郎之子的死,和信王府被烧,时间虽然相隔甚远,但应该都是同一批人所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这两件案子又有什么联系-------刘大有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信王府只是房子被烧了,并没有闹出人命,这件事情,还要暂且往后压一压,京都这一年间发生的事情不少,他也要马上开始准备大朝会之上的述职了。

对于圣教的事情,李易并没有多想。

他们在景国的势力有限,京都更是重重高压,火烧信王府之后,已经露出了一些马脚,若是再有动作,必定躲不过朝廷的追捕。

他应该在意的,是眼下的事情。

醉墨虽然还没有进门,但已经是家里的第二个……,第三个女主人了,这两天如仪在引导她熟悉家里的事情,今天则是被老夫人带过去认人,有如仪一起陪着,柳二小姐去了盟里,家里就剩下他和若卿两个人。

他坐在院子里的时候,若卿端了一杯热茶过来。

李易想到了一件事情,说道:“这些天要是想要出去或者去勾栏,我陪着你,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

圣教那些人都是疯子,李易还是有些担心那道姑卷土重来,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但他不能让她们冒这个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