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永远不要小看女人,如果除了女人之外她还有宗师的身份,就更不能小瞧了。

这是李易通过亲身经历得出的经验之谈。

“若卿姑娘对相公的感情,其实妾身早就知道了。”如仪靠在他的胸口,说道:“这几年,从庆安府到京都,偌大的勾栏,全凭她一个女子在打理,妾身能够想象她是何等的操劳,若不是对相公已经喜欢到了骨子里,又有哪一位女子愿意为一个人做到这样的程度?”

“她不愿意做受万人敬仰的天后娘娘,只愿意做跟在相公身边的小青,妾身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此等重情重义的女子,世间本没有多少,但偏偏她们都被相公遇到,相公的运气为何这么好……”

“妾身,妾身想咬你……”

若卿的身份对于如仪她们已经不是秘密,但她在府中,还是以“小青”的身份自居,将一名丫鬟该做的事情都悉数做好。

毕竟她的另一个身份,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一些。

脖子上多了一个“爱的”咬痕,换来的是如仪对若卿的承认,纵然如仪的心胸多么宽广,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可能保持从始至终的坦然。

所以在她提出“好事成双”,让醉墨和若卿同时进李家的时候,他并没有同意。

这件事情,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身旁的柳二小姐无意中望了一眼,开口问道:“你脖子是怎么回事?”

醉墨同样表情疑惑的望过来。

李易看了看如仪,如仪俏脸微红,低下头咬着筷子,同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李易快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如仪的威胁,可要比柳二小姐的威胁有用多了,在醉墨和若卿没有光明正大的嫁进李家之前,无视如仪的威胁,他晚上就只能独守空房了。

宁可得罪柳二小姐,不能得罪如仪。

他夹了一口菜,摸了摸脖子上的咬痕,随口道:“哦,你说这个啊,自己闲着没事,瞎咬的。”

小环放下筷子,脑袋扭来扭去,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咬到自己的脖子。

柳二小姐也放下筷子,双手环抱看着他,“你再咬一个我们看看吧。”

李易诧异道:“在这里?”

柳二小姐点点头:“就在这里。”

李易想了想,说道:“那好吧。”

小环见此,立刻转过头,想要看看姑爷是如何做到这个她做不到的动作的。

李易漱了口,这才看着柳二小姐,准确的来说,是盯着她雪白的玉颈,问道:“你洗过脖子了吗?”

……

景和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崔家的倒台,蜀王的失势,京都一大批势力都遭受到了血的清洗。

一些家族倒下去,另一些家族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