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觉得,以后一定要提高识人水平,不正经的人不能结交,老不正经的人更不能结交。

当着众多朝臣的面议论谁比谁更硬的人,显然是没有一点儿廉耻心,不正经到没底线了。

这样的人,切记不可深交。

看着薛老将军一副受到侮辱的样子,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和王家合作军粮生意,好像更合适一些,王家家大业大,人傻钱多……

这样吧,这个月我就把两位将军应得的分红拿给你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以后还是能常联系的……”

“呵呵,开个玩笑……”军粮生意可是家族的财路,薛老将军脸色一变,一把揽住他的肩膀,笑道:“京都年轻一辈……,不,还要再加上年老的好几辈,这些人里面,老夫最欣赏就是你了,我们有事好商量……”

“薛老匹夫,刚才还拐弯抹角的骂人,现在又觍着脸贴上去,你还知不知道羞耻!”马老将军不屑的看了薛老将军一眼,走过来,拍了拍李易的肩膀,说道:“李小子,这种生意,就不该和薛老匹夫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合作,你把薛家踢出去,我马家这次愿意再多出一万两……”

“嗯?马老匹夫,你家就是因为老夫才搭上这根线的,你现在想卸磨杀驴?”

“杀的就是你这头不要脸的老驴!”

“李小子,你别拦着我,今天我要让马老匹夫知道,马王爷到底长了几只眼!”

“放心,我不拦,您请……”

……

李易默默的退回自己的位置,看着他们两个人互掐。

无意中转头扫了一眼,发现有一道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

信王从火场逃出来的时候,是摔断了腿,不过后来又被御医接上了,除了走路还有点小小的不利索,问题不大。

头发被烧,但挽起来再戴上冠冕,也看不出来多大的变化,此刻的他,正站在诸位皇子之中,目光直直的望着自己,毫不掩饰眼中的恨意。

李易这就有些不明白了,放火烧信王府的,不是那个圣教的狂热教徒吗,信王这么恨自己做什么?

自己曾经有得罪过他吗?

好像------没有吧?

神经病,他家明明不是自己烧的,还这么瞪自己,李易一个凌厉的眼神回瞪回去,信王便一个哆嗦,忍不住后退几步,跌倒在地。

“信王兄怎么了?”

有人连忙过去搀扶,此时,宫门忽然缓缓打开。

百官们立刻闭上嘴巴,站回自己的位置,这道宫门打开,便预示着大朝会正式开始了。

一名中年太监从里面走出来,用又尖又细的声音大声喊道:“诸臣觐见……”

李易在朝臣中极为靠前的位置,走进宫门,通过长长的甬道,一路之上,除了脚步声之外,没有任何的杂音,直到走入大殿,回头望去,人群依然是黑压压的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