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知道李轩是怎么想的,但不知道他居然会这么做。

景王,一字王,这几乎已经是除了皇帝之外,景国地位最高的人了。

这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他没有劝李轩收回成命,因为比外臣封王影响更大的,是封了王之后又将圣旨撤回。

常人尚且懂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作为皇帝,说出的话更是金口玉言,金科玉律。

李轩对此毫不在意,说道:“你放心,百官若是反对,一切由我担着。”

此刻说什么都晚了,李轩的性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说这件事情了,喝酒……”

酒是小珠调的酒,小珠调的酒有两个特点,一是味道甘甜,二是容易上头。

李轩猛灌了两杯,就有些晃晃悠悠了。

“你说,做皇帝、做王爷有什么好,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挤破头……”李轩醉眼朦胧,喃喃道:“我还是觉得在庆安府的那段日子,最舒服,最自在……”

李易其实没有喝酒的兴致,今天的事情,李轩只是开了一个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我知道你不愿意做什么王爷,我就是要堵住他们的嘴。”李轩拍了拍桌子,忽然说道:“这个京都,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要不,我们跑吧,你不是说蜀州附近有个地方很好玩吗,谁也管不到,要不,我们去那里……”

李明珠看着身旁的两人,微微摇头。

最不想做皇帝的人做了皇帝,最不想做王爷的人做了王爷,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便是如此的讽刺。

她站起身,在李轩的肩头轻轻一点,他便趴在桌上,昏睡过去。

她坐回原位,看着李易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自从李轩继位之后,李易便意识到了某些事情,只是没有预料到,李轩这忽然的举动,将某种矛盾推到了巅峰。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看着她问道:“你饿不饿,我炒碗饭给你。”

“不饿。”李明珠摇了摇头。

“要一个鸡蛋还是两个?”

“两个。”

……

……

投胎是个技术活,生在帝王将相家,大抵便一辈子吃喝不愁,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生在布衣寒门,天生便低人一等,需要比那些人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才能挣得一个好前程,却也未必能追上那些人。

这其中,最好的情形,便是投胎在帝王之家了。

不需任何努力,天生便是王子王女,贫苦出身的子弟或许可以凭借后天的努力逆转命运,出将入相,但他们的出身就已经决定,他们这一辈子的成就,最高也不过是出将入相了。

想要再往上一步,只能祈求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