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纵然李易的酒量在这段时间里有了显著的提升,但和这些好酒如命的老将还是没有办法相比,尤其是几个老将加起来……

一轮酒敬完,他就意识到不能再多喝了。

好在酒量提升,酒品也没有落下。

喝醉了就老老实实的睡觉,不会喝不了逞英雄,也不会再有醉酒之后乱说话的情况发生,更不会出现酒醒之后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当然,和柳二小姐以及明珠喝醉的那两次,他都告诉了柳二小姐些什么,又对明珠承诺了什么,也无从得知了。

“不胜酒力,几位老将军继续,晚辈先告辞了……”

再喝就要有些醉意了,李易摇摇晃晃的和几人告辞,在老方的搀扶之下,走出薛府。

看着他走出去,薛老将军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孩子……”

“是个好孩子。”马老将军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陛下有这样的知己,是景国的幸事。”

薛老将军忽然拎起酒坛,猛灌了一口,骂道:“那一帮子废物,懂个什么东西!”

马老将军将手中的酒碗捏碎,厉声道:“这次之后,还敢再出什么幺蛾子,不管他是谁,老夫亲自扒了他的皮!”

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老将,身上杀伐之气何等之重,门口的两名薛家下人打了一个哆嗦,默默的离远了一些。

走出薛府大门,李易眼中的迷蒙之色尽去,老方放开他,问道:“姑爷,下一家去哪里?”

“去……”

李易想了想,忽然意识到,整个京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的地方了。

他沉吟了片刻,说道:“去陈家布庄。”

“好嘞!”

……

陈家布庄。

陈冲看着一瘸一拐走进来布庄的年轻人,说道:“信王殿下,您还来做什么?”

国丧之时,诸多皇子紧急回京,如今陛下丧期已过,这些日子,留京的皇子,已经陆续的赶往封地。

信王因为被那圣教袭击,伤了腿脚,一直在京都养伤,是所有成年皇子中唯一的例外。

这几日,信王日日来此,却也并不闹事,只是每日买一匹布回去。

但他越是平静,陈冲的心中便越是沉重,来者不善!

“怎么,你们这里的布,难道还挑人卖?”信王一瘸一拐的在店铺之内走了一圈,看着陈冲问道:“你不想卖给本王?”

陈冲躬身道:“当然不是。”

“放心,本王今日过来,只是来买布的。”信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把你们店里价钱最贵的布拿出来,本王付得起钱。”

陈冲看了一眼店铺内的一名下人,那下人立刻走进柜台,不一会儿,走出来的时候,手中托了一匹布,说道:“回殿下,这匹布是店里最新的款式,是用最上乘的蚕丝纺织而成的,售价一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