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张家是哪个张家,继续说啊,不要停,后面还有几家,干脆一起说了吧……”

李易从门外走进来,看着信王,平静的说道。

信王脸上的狂笑和癫狂冰雪般迅速消融,默默的转身向外面走去。

李易是县侯的时候他惹不起,现在他是景王了,论地位,不比他低,他更加惹不起。

惹不起他,只能等他离开京都之后,惹陈家。

“这就想走了?”李易转过身,看着他问道:“装了逼就想跑,不觉得很过分吗?”

信王的成长真的很大,从一个傻白甜王爷成长到能说出“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这种逼格满满的话,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看到信王居然一点儿也不回应,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问他到底想怎么样,径直向门外走去,李易更加确认,磨难果然能够使人成长,信王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信王了。

“老方。”

老方跟在他身边多年,配合早已天衣无缝,不等李易开口,在信王走出店铺之前,就已经堵住了店铺的门。

信王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让开。”

“明人不说暗话。”李易走过去,看着信王,说道:“你刚才说了那些话,你让我还怎么放心的离开京都?你怎么就不能再忍耐忍耐呢,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不懂吗?”

“丧家之犬……,拿命来填?”李易拍了拍信王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切记说话不要太满。”

信王只觉得肩膀上传来钻心的痛楚,额头汗如雨下,张大嘴巴,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李易又拍了拍他的另一只肩膀,说道:“不用等我离开京都了,你会比我更早离开。”

两条胳膊被废,连痛苦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信王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一名信王府的侍卫走上前,艰难道:“景王殿下……”

“带他回去吧。”李易拎起他的衣领,将信王随手扔了出去,说道:“以后不要来京都了。”

信王的确是变聪明了,但是还不够聪明,或者说不够隐忍。

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他可能真的将这一个不稳定因素忘了,当然,就算是忘了,对于这里,他也有其他的安排,仅凭一个信王,或者再加上其他的什么家族,根本翻不起风浪。

“妙玉,妙玉……”身后忽然传来陈冲惊慌的声音,李易急忙转过头,看到他扶着陈三小姐,脸色焦急。

陈三小姐的脸色发白,看上去十分虚弱,摇头道:“二哥,我没事。”

她看着李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李易匆忙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她笑了笑,摇头道:“前两日受了些风寒,休息下就好,不打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