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吴家,主厅。

数人分坐桌旁,桌上酒菜丰盛,众人脸上亦是笑逐颜开。

一名中年男子长舒口气,叹道:“他终于要走了。”

身旁一人饮了杯酒,心头的石头也终于落地,点头道:“这次陛下封他为景王,从某种程度上说,也不是一件坏事。”

“京都易出,想要回来,怕是就难了。”

“走了好啊,他走了,就没有人能护得住陈家了,李家与陈家本有着深仇大怨,谁想到他竟然……,总之,这次信王也定然不会放过陈家,只需耐心再等些时日……”

……

景王李易离京,让京中权贵、满朝官员心中都暗暗松了口气。

绝大多数人觉得,陛下对他恩宠太过,不利于朝政稳定,将京中贵族圈子里的规则破坏殆尽,毕竟,谁也不想京都有两位……三位皇帝。

当然,对于在座的诸人而言,因为和陈家的恩怨,有他在京都,心中难安,自然也期望他早些离开。

得知这个消息,大摆宴席是必然的,要不是担心太过张扬,怎么也得摆上个三天的流水宴。

此刻,吴家门口。

李易抬头望着吴家的匾额,问道:“就是这个吴家?”

陈冲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吴家。”

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因此对于李易的作为十分配合。

“砸了。”

老方踩着吴家门口的石狮子跃起来,将吴家的牌匾摘下,一掌劈成数块。

吴家的门房还没反应过来,自家的牌匾就被人碎了,从里面跑出来,大怒道:“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从布庄出来,就直接来最近的吴家了,身边只有老方和徐老,徐老不屑于做这些事情,背着手跟在身后看热闹,砸场子这种事情,老方一个人虽然够了,但是费时费力。

“叫你们老爷出来。”李易看着那门房,说道:“人手不够,让他找人帮忙。”

大户人家的门房极少有没眼色的,事实上,在这个位置上坐的久了,他们甚至比自己老爷还懂得看人。

看到这位年轻人让人砸了吴家的牌匾,落了吴家的脸面之后,还能这么平静的叫老爷出来,不是他真的背景通天,就是他有病。

从那年轻时身上的气质和那彪悍的大汉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那门房再次看了一眼碎掉的牌匾,拔腿就向里面跑去。

邋遢老者背着手,饶有兴致的说道:“当王爷,真了不起……”

吴家家主在听到有人砸了吴家牌匾的时候,立刻便暴怒的带人冲出来,这比当面打脸还狠的行为,是所有看重脸面的家族所不能忍受的。

他带人最先冲到院子,也是最先跪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