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年节将至,永县的百姓们终于知道了西城门那边新盖的商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店铺,全都是店铺,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的店铺……

这里有酒楼,有勾栏,有客栈,有布庄,有成衣店,乐坊,珠宝铺……,有占据了整整五间店铺的菜场。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需要因为买几件东西就跑遍整个县城,在这小小的商场之中,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买不到的。

以前住在西城门附近的百姓是永县最为穷困的人,在这几个月里,情况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各地而来的商人在商场中已经租不到店铺了,永县的土地暂时不许外商买卖,他们只能付给周边百姓高昂的租金,租借他们的房屋当做店铺。

他们立刻成为县城内最富有的一拨人。

生活发生变化的不只是这些人,以纺织为主的作坊,也为当地闲赋在家的女子提供了许多赚钱的方式,她们可以选择在家里织布,卖给布坊,也可以在布坊工作,每月拿到一定的工钱,还可以养蚕,将蚕丝出售……

景国的布料和成衣,尤其是丝绸,在各国都十分受欢迎,生产再多的货物,都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男耕女织的传统没有改变,但娇弱的女子们,却用一双巧手,撑起了家中的大半边天。

后来的研究表明,闻名景国的丝绸之乡永县,男子吃软饭、惧内的传统,便是由此而始的……

虽然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永县百姓的消费能力有限,还是要靠这些来自各地的商人,即便是在永县进行的交易,要向当地官府支付一部分的税金,商场店铺的租金也不菲,但已经比他们冒着重重风险跋山涉水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刚刚开业两天,商场之中,就已经人满为患。

毕竟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里面的许多店铺都是开业大酬宾和年底清仓大甩卖同时进行,双重优惠,错过了这个时候,可就要等到明年了。

“全场十文,全场十文,十文钱你买不了吃亏,十文钱你买不了上当……”

“掌柜的急着回家过年,亏本大甩卖,亏本大甩卖,最后两天,最后两天!”

“掌柜的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只好拿着如意露和香水抵工钱,全场一律半价,一律半价……”

……

但凡这样吆喝的店铺,客人络绎不绝,直看得周围的同行目瞪口呆。

十文,半价,亏本……,要是都这么做生意,那这世界上的商人早就饿死光了。

这些景国的商人,当真是一点儿底线都没有了……

银子就那么重要,为了银子,连脸面都不要了?

但是看看对方拥挤的店铺,再看看他们店里的寥寥几人,其他人的面色开始变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