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这封信里本来就没有信,你信吗?”

李易看着柳二小姐,表情诚挚,除了绕口一些让他差点咬到舌头,一点儿不像作假。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作假。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问道:“你是在说绕口令吗?”

“说到绕口令,其实我前一段时间有研究过,”李易想了想,说道:“八百标兵奔北坡,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黑化肥挥发发黑会灰灰,灰化肥发黑发黑……,恩,发挥……”

李易不说绕口令了,因为他刚才咬到了舌头,疼……

柳二小姐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那封信里什么都没有,我刚才看到了,开个玩笑。”

她站起来,将刚才看的书拿起来,说道:“对了,这本书借我看两天,看完了还你。”

“什么书?”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陈世美与秦香莲》。”柳二小姐扬了扬手,说道:“讲的是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娶了公主,抛弃结发妻子,最后被包公铡死的故事,这等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移情别恋之徒……”

李易发现柳二小姐的成语用的越来越好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只需要回答一下她借的是什么书就好了,他自己写的剧本,难道不知道《陈世美与秦香莲》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吗,他有问她书里面讲了什么吗?

呵,女……,咳!咳!

看到柳二小姐的目光望过来,李易干咳两声,走过去,从桌上取过一本书,递给她,说道:“你要有时间,顺便也看看这本书,这本书挺好的,女孩子就要多读书……”

柳二小姐伸手接过,问道:“这是什么书?”

“《娥皇女英》。”李易看着她,解释道:“这本书讲的是尧帝有两个女儿,姐姐娥皇,妹妹女英,姐妹两个都秉承庭训,熏陶涵育,性质纯良,而不是一个温柔贤惠,秀外慧中,另一个刁蛮任性,蛮横无理,野蛮粗鲁……,同样都是姐妹,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看到柳二小姐目光变化,李易急忙道:“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重要的是什么?”柳二小姐接着问道。

“忘了……”李易坐在书桌前,说道:“听别人讲没意思,还是你自己去看吧。”

柳二小姐转身走出房间,走出房门的时候,李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道:“如意,你等一下……”

柳二小姐回过头看着他。

李易想了想,问道:“如意,假如你是女子……,不对,你们女子,送别人一束头发是什么意思?”

过不久醉墨和若卿就要进门了,李轩人来不了,礼物却是没落下,据他在信上说是一份厚礼,明珠就送了一束头发,这也太不够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