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杨柳青脚步顿住,却没有转过头。

“你们这样,就是去送死。”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就是造反吗,多大点事,师伯帮你……”

杨柳青身体微颤,这些年,她只在父亲兄长被杀,母亲自尽而亡的时候,和师父相逢的时候流过两次泪。

她带着杨甫,被朝廷追杀,一路逃亡的时候没有哭,身受重伤,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时候没有哭,被朝廷击溃,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也没有哭……

可是这一刻,因为李易的一句话,她便瞬间泪流满面。

她擦了擦泪水,转过头时,脸上已是笑颜,她摇了摇头,说道:“师伯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些是师侄的家事,请师伯不要插手……”

李易看着她,问道:“知道我们门派的第一条门规是什么吗?”

杨柳青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们没有门派,没有门规。”

“现在有了。”李易看着她,说道:“我们门派的第一条门规,就是听话。”

“师伯……”

李易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就像是拍李端一样,说道:“乖,听话……”

“师伯……”

“再不听话,门规处置!”

……

她看着李易肃然的表情,张了张嘴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只是,她眼中强忍着不让掉落的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从她的脸上滑落。

起初只是一颗两颗,后来就串成了线。

她蹲在地上,抱着双膝,虽然还在努力的克制,但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李易最怕女孩子哭,醉墨哭的时候,他可以抱着她柔声安慰,可眼前的人是他的师侄,杨柳青哭的时候,他------他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尤其是当听到声音的柳二小姐走到房间,站在门口看着蹲在地上抱膝哭泣的杨柳青,目光再望向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杨柳青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站直身子,脸色微红。

李易想到她刚才的话,好奇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师父和我怎么了?”

柳二小姐瞪了他一眼,又瞪了杨柳青一眼,拉着她走了。

李易有些不明白,又不是他把她宝贝徒弟惹哭的,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里外都不是人……

女孩子多愁善感一些很正常,哭一哭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更何况是在他和如仪面前。

王老头丢人就丢大了。

因为不想见人,早早的就躲在了马车里面等着离开,结果现在不急着走了,又得从马车上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灰溜溜的走回来。

连李家的丫鬟都知道杨姑娘身边的那个老头子,喜欢背后说人坏话,一把年纪了还拉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