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爹爹,外面在做什么呢?”

原本在练功的李端,听到外面传来震天的声音,小跑过来,问李易道。

李易将他抱起来,放在腿上,说道:“外面啊,外面在放炮仗……”

“放炮仗?”李端眼前一亮,说道:“爹爹,我也要去看放炮仗!”

李易不介意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带他到处走走,见见世面,但是现在沧州城外的那些场面,血腥残忍,别说是李端,就算是他看了,也会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摸了摸李端的脑袋,笑道:“想看就去看吧,让徐爷爷带你去,记得早点回来,你小姨过几天就回来了,她离开这么久,端儿一定很想她吧?”

李端从他腿上跳下来,正色说道:“爹爹,我不看放炮仗了,端儿是男子汉,男子汉就要好好练功,练好了功夫,等到小慕长大了才能保护她,不让她被人欺负,我还要保护小蕊,还要保护小娘,保护好多好多人……我不能松懈。”

“爹爹,我去练功了。”

李易看着他走回院子里,摆开架势,一拳一脚,已经有了一点儿小小的气势。

虽然他从小就是所有人的宝贝,但是包括如仪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惯着他,三岁的李端,比十三岁的杨甫还要乖巧懂事,李易深感欣慰。

他转头看了看外面,爆炸声还在此起彼伏,只要天气允许,这东西无论是用于攻城还是守城,都是无往利器,除非人数相差悬殊,生生用人命堆上来,两万人对一万人,如果没有遇到神一样的统帅,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很显然,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居然选择用半天的时间追上来,立刻攻城,敌军的统帅,显然不那么高明。

城墙上。

樊将军搓了搓手,说道:“他娘的,老子打了二十年的仗,居然不知道仗还能这么打,只要站在城墙上扔石头,敌人一波一波的上来送死,这不就是割韭菜吗……”

卫良看了看下方,敌军已经退了下去,吩咐左右道:“清点一下伤亡,暂作休息。”

虽然兵士们都没有出城,但还是有人伤在了敌军的箭矢和投石上,当然,和对方数千伤亡相比,他们的损失,低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沧州州城五里之外,撤退的一万多人,暂时扎营。

大营之中,气氛沉闷。

“庞将军,他们有景国的天罚,我们赢不……我们怎么办?”一名偏将刚刚开口,想到了那名因为有损士气而被庞将军祭旗的偏将,立刻改口。

那庞将军想了想,阴着脸说道:“修整半个时辰,进行第二次强攻!”

本以为沧州还是原先的沧州,两万兵力,足以轻易攻破沧州残破的城墙,长驱直入。

怎奈何,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城墙修建的如此坚固,还拥有了景国的天罚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