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清晨,天色已亮,沧州州城,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行人。

沧州本来就不是一个大州,人口不多,这两年因为闹得越发凶的匪盗和战乱,整座城池都空了一半。

有的人死了,有的人逃难去了别处,依然留在沧州的百姓,或是故土难离,或是没有亲族可以投奔,与其说是在沧州生活,不如说是在与天争命。

街边的菜摊旁,一名路过的妇人停下脚步,挎着菜篮,挑挑拣拣之后,问道:“你这萝卜怎么卖?”

摊主坐在石阶上,抬了抬头,说道:“两文钱一斤。”

“两文钱?”粗布衣服的妇人皱起眉头,说道:“昨天还是一文钱呢!”

摊主瞥了瞥她,淡淡道:“昨天官老爷还只收五文钱的占路钱,今天就收十文钱了!”

一斤萝卜长一倍的价钱,原本一个月的开销,现在半个月就会用完,妇人气呼呼的挎起菜篮,说道:“我再看看别家的!”

她从街上绕了一圈,再次走回来的时候,脸色就彻底垮了下来。

“这哪里是喝血吃肉,他们是要连骨头都砸碎了咽下去,这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

“谁说不是呢……”卖菜的摊主也终于叹了口气,说道:“沧州被那些反贼占了的时候,苦的是百姓,如今沧州被官府夺回来了,苦的还是百姓,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妇人想了想,说道:“那也不一定都不好,前两年端蓉公主在沧州的时候,一切不都挺好的,唉,可惜……”

那摊主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我前两天听人说,公主殿下要打回来了……”

妇人放下菜篮,神神秘秘的说道:“我也听说,端蓉公主从小就是做皇帝的命,是和隔壁景国那位公主一样,以后要成为女皇的……”

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说了一会,那摊主挥了挥手,说道:“大嫂,我看你和我也挺聊得来的,这都是缘分,这样吧,今天这菜,我卖给你,还是昨天的价……”

“那感情好……”妇人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今天我可得多挑一点!”

她挑了整整一篮子的菜,递给那摊主,说道:“称称吧。”

摊主称了称之后,说道:“一共二十二文钱,给你抹个零头,给二十文好了。”

妇人掏出荷包,数了铜钱,递给他,说道:“你数一数。”

摊主笑了笑,将菜钱踹到怀里,说道:“数就不用数了,难道大嫂你还能骗我不成……”

“那成,我先回去了!”妇人对他挥了挥手,菜摊摊主见她消失,立刻将揣回怀里的钱又数了数,就算少给两文也没关系,因为菜钱本来就是二十文,他加了个零头,又抹了个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