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沧州刺史站在院子里,看着从堂内走出来的几道人影,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卫将军,陈将军,公,公主……”

他终于意识到,这几天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到底来自何处了。

她们打回来了,她们又打回来了!

刺史府已经乱成一团,那些乱民冲了进来……,不,他们不像是乱民,他们有组织,有纪律,不砸不抢,只是控制住了刺史府的衙役和官吏,府衙只有数十名衙役,在这数百人面前,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很快的,嘈乱的刺史府,就安定了下来。

已经过去了许久,负责州城安全防卫的两千余兵将,还是没有一点儿动静。

沧州刺史抬头望了望外面,火光冲天之处,正是大营的方向。

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刺史府遇袭的同时,他们也遭到了袭击,自身难保。

那震耳的雷声和火光,让他不由的想起了那一夜荆棘岭尸横遍野的惨状,浑身抖如筛糠。

刺史府的所有人全都聚集在了一处,陈青走过来,挥了挥手,说道:“先把他们带下去。”

攻进刺史府,没有一点儿的难度,守门的是自己人,里面的地形和防卫,也早就摸的一清二楚,早已潜伏在刺史府周围的民壮,能在一瞬间之内,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卫良走到府门之外,大声问道:“城外的情况如何了?”

远处有一骑绝尘,樊将军大笑着翻身下马,说道:“有天罚,有神兵利器,还有两个校尉是我们的人,又是突袭,里应外合,这种仗要是还打不赢,我老樊自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他大步走到杨柳青面前,单膝跪地,高声道:“禀殿下,沧州两千余守军,末将已全部拿下,我方伤二十三人,无重伤,无战死!”

这种程度的交战,只有二十余人轻伤,已经是神话般的战果,但考虑到突袭的情况,装备的差距,四名校尉在之前就被策反了两位,动手的第一时间就拿下了守将和其余两位校尉,导致沧州守兵无人指挥乱作一团------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好吹嘘的。

城外的雷声和火光早就已经停下了,沧州城内,却近乎无一人入眠。

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士绅门族,都关好了家门,从门缝中看着在街头匆匆而行的队伍,脸上露出忧虑和恐慌。

他们在沧州扎根多年,怎么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一个场景,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次。

有人破了城门,占了刺史衙门,沧州,又要变天了!

明天天亮之后,这沧州,便再也不是今日之沧州。

他们不知道破城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些人会怎么对待沧州城内的百姓,更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