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不惜一切代价,平定沧州叛乱,死活不论!”

朝堂之上,一片寂静,文武百官低头沉默,只有武皇愤怒的声音回荡。

直到朝会散去,百官从大殿内走出来,走出宫门,浓浓的压抑气氛,才有了消散的迹象。

有官员追上前方一名武将,小声问道:“成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靖王不是早前夭亡了吗,沧州叛乱又是怎么回事?”

“给事中若有疑问,可亲自向陛下请教,本将还有要事,先行一步。”那名武将随意的拱了拱手之后,便大步离去。

那给事中看着他的背影,无奈摇头。

端蓉公主和靖王,一直是横亘在陛下心中的一根刺,除了成将军这种心腹,有谁敢在陛下面前提起?

武国有再多的人造反,自立为王,也终究都是逆贼而已,但端蓉公主和靖王不一样,他们和陛下出身相同,都是武国正统,她们那一边站着天理。

陛下在怕。

时隔两年,端蓉公主卷土重来,沧州突然被夺,并且有王丞相亲手所写的缴文,几乎将他的做的恶事全都公之于众,那缴文甚至已经传到了皇都,要不了多久,全武国的百姓都会知道,他们的皇帝杀兄弑父,屠杀全族,丧尽天良,天理不容,人神共诛……

陛下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故作手足情深,遮遮掩掩,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死活不论的命令……

他要用强权和武力,堵住所有人的嘴……

散朝的百官,有人面色平静,有人目露迷惘,有人忧心忡忡。

宫中某处后殿,武皇立于殿内,看着下方的一名宦官,说道:“将杨甫的赏金也加在她的身上,另外,再追加十万两悬赏,告诉那些所谓的武林义士,如果有人能取得端蓉公主的人头,赏白银三十万两!”

那宦官躬身道:“遵旨!”

“老祖宗!”

“老祖宗,老祖宗,您不能进去!”

轰!

殿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接着,殿门在一声巨响中轰然碎裂。

“杨泽,老夫从一开始,就不该让你活在这个世上!”发须皆白的老者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武皇,声音阴冷肃杀。

“皇叔公。”武皇看着他,笑道:“杨氏皇族的男人,已经死的只剩你和我了,再死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如此,老夫这就送你去见你的父亲兄长!”

殿内传来一道犹如裂帛般的声音,白发老者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武皇身前,他屈指成爪,向着武皇的喉咙,狠狠一捏!

他的速度极快,武皇身边的宦官,整个人都被掀飞出去,武皇更是感觉自己被一道气机锁定,喉咙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