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也觉得有点浪费。

客人请了,宴席摆了,嫁衣穿了,婚房布置了,要是不发生点什么,可就白白浪费了胜州刺史搜刮到的那些民脂民膏,对不起胜州百姓,对不起天下苍生。

可这和醉墨若卿成婚的时候相比,还是有些寒酸。他四下里看了看,问道:“是不是太草率了?”

林婉如坐在床边,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说道:“这次我本来以为,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易轻叹口气,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冥冥之中都有定数,她们被困胜州,真要说起来,罪魁祸首其实是他……

所以这一切------也可以说是他自己作的。

林婉如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说道:“那个时候我就想,我要是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没成亲,还没有等到过两年没人要的时候嫁给你……”

“有些事情,本就不该拖着。”她转头看着李易,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与其等两年,不如就现在。”

她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递给他一杯,说道:“你愿意娶我吗?”

李易接过酒杯,她的手腕从李易的手腕旁绕过来,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看着她,歉意的说道:“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其实关于这件事情,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和如仪坦白过了。

自己惹下的情债,跪着也要还完,当然,他胳膊上被如仪咬下的那个牙印,到现在还在。

喝交杯酒时,仰头的那一刻,李易眼睛的余光仿佛看到了什么熟悉的场景,他放下酒杯的时候,才发现不是错觉。

柳二小姐双手环胸抱剑,靠在门上,正用平静的目光望着他。

她看着他,又看了看林婉如,问道:“我是不是应该晚一天再来?”

院子外面。

徐老看了看身旁的常德,问道:“这算不算是被捉奸在床?”

老常自然不会无聊到回答他的问题。

徐老也没有想着他会回答,摇了摇头,说道:“啧啧,还是迟了一步,这下连第五都排不上了……”

……

李易也没有预料到如意赶来的这么及时,他根本不知道他们离开之后,她还送了一封信到柳州,而柳二小姐会因为那一封信,日夜兼程,亲自赶来。

今天就算是他没有找到刺史府,有如意在,婉如她们也不会有事。

毕竟,她总是会在她该出现和不该出现的场合,及时出现。

胜州刺史已经被徐老控制,一颗加了过量黄连的大白兔下肚,再辅以徐老的独门秘法,尝试过一次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之后,不怕他不听话。

至于那位无恶不作,恶名远播的刺史公子,也因为得罪了心眼奇小的常总管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不能再被称为“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