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恒王府,赵峥发泄了一番,才逐渐的冷静下来。

他不能不冷静,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刻,不是冲动的时候,他已经输给赵颐太多了,一旦他离开京都,主政的变成赵颐,朝堂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他们在短时间之内,从他这里挖走了户部尚书等人,等同于断掉了他的手脚,掌控了大部分的朝堂,如今又要想出这种方法,让他远离京师,如此的阴险毒辣,他岂能上当,岂敢上当?

怕是他踏出这个地方,就没有办法再回来了。

赵峥将一张椅子扶起来,坐在上面,沉声说道:“本王不能走。”

方玉站在殿内,看着赵峥,沉吟片刻,说道:“恒王说得对,你不能离开京师。”

赵峥缓缓道:“可父皇和朝臣那里,我也得有个交代。”

“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吧。”方玉沉吟片刻,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

……

圣教作乱一事,没多久就得到了平息。

太子还在京师准备行程,只是先发出了一道命令,令会州驻军先行清剿圣教乱匪,没想到的是,这圣教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对付的多。

会州守军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就捣毁了那圣教在会州的分部,捉拿圣教匪徒百余人,一路押解进京。

捷报不到两日便传来,不用太子亲自前往,会州乱局已解。

这是朝堂与那圣教的较量中,所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

陛下龙颜大悦,对太子大加嘉奖,更多的放权给他,一时间,朝堂之上,太子和三皇子之间,又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丰王府。

赵修文长叹口气,说道:“想不到那圣教居然如此果决,不惜牺牲掉圣教的一个分部,也要帮太子稳住局势,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有声音开口道:“也不算白费,最起码,那圣教自身的实力有所削弱,我便不信,他能为了太子,毁了他们自己的根基?”

“对,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自断几臂,除了会州,京畿还有十几个州府,他们喜欢自相残杀,就让他们一个一个慢慢来吧!”

钱财神目露沉思之色,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于小半个时辰之后,告辞离开丰王府。

钱府,钱多多正坐在房里百无聊赖的数着银票,钱财神推门而入,钱多多抬头看了一眼,将银票收起来。

钱财神走到他的身旁,问道:“他还和你说了什么?”

钱多多愣了愣,问道:“谁?”

“你在柳州见到的那个人。”

“谁?”

钱财神看了看他,说道:“前几天爹又认识了几位高僧,听说佛法高深……”

“小心道姑!”

钱财神看着他,问道:“什么道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