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陛下顽疾不愈,两位皇子争储激烈。

为了争夺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大皇子和三皇子本应是你来我往,手段齐出,无所不用其极……

历代争储都是这样的,而大皇子和三皇子也正是这样做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先帝昨日早朝之时,还精神矍铄的宣布了一系列政令,晚间便崩在了宫中。

没有一丝防备。

没有传位诏书。

太子不在京师。

齐国太子的位置虽然不如周边诸国那么安稳,但太子本就是皇位名义上的继承人,在先帝忽然驾崩,没有传位的情况下,太子继位,理所应当,这是祖制。

可问题在于,在如此关键时刻,太子不在京师。

留在京师的是三皇子,朝中羽翼已然丰满的三皇子,若是太子继位,三皇子必死无疑,这毋庸置疑。

反之也是一样。

此时已是深夜,京师中的大部分百姓已经陷入沉睡,可当宫中代表着帝王驾崩的钟声响起之时,上到达官显贵,下到平民百姓,都从睡梦中惊醒。

钱财神匆匆的穿了衣服,来不及扣上扣子,已经奔行至门外,大声道:“快,备车,去丰王府!”

而此时,户部尚书崔江的轿子,已经停在了丰王府之前。

钱财神丰王府门前的时候,两侧停留的轿子已经有十余顶之多。

“殿下应当节哀,以大局为重!”

“这是我们的大好时机!”

“殿下,您快下命令吧!”

……

钱财神走进丰王府,三皇子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众人面上隐带着激动之色,连声催促。

不多时,无数人影便从丰王府疾步走出,消失在了各个方向。

陛下驾崩,太子离京,唯有三皇子主持能主持大局。

先帝驾崩当晚,三皇子便连夜入宫,安排诸多事宜。

第二日,百官齐聚宫门之前,尚书右丞拿出一份“遗诏”,当众宣读。

这是一封传位诏书。

诏书中言,太子赵峥,不修德行,离心离德,先帝为齐国百姓,为天下苍生,废太子赵峥,皇位当传三皇子赵颐……

这份诏书是真是假,大多数人心中都持怀疑态度。

太子离京之前,陛下还对他大加褒奖,时隔几日,又怎么会冒出来这样的一份遗诏?

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京师,已经被三皇子牢牢把控,朝中诸多大臣,也尊他为主,便是之前忠于太子的官员,也不敢在此时挺身而出,太子在关键时刻离京,三皇子趁虚而入,他们这些人,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先帝刚刚驾崩不久,三皇子不能立刻继位,但他凭借传位诏书,已经取得兵符,足以号令京中五万禁军,再加上朝中忠于他的朝臣实在太多,短短的一夜时间,便取得了整个京师的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