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易脑海中一片空白,却在一瞬之间又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早上刷牙的时间是不是太短,早上有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刚才帮如意尝药烫不烫苦不苦了,会不会满嘴都是她不喜欢的味道,而且刚才又喝了酒,刚才真不该喝的……

他还不知道他的手该放在那里。

就这么垂着吧,会不会很怪,要不要放在她的腰上,一般来说男女之间亲吻的时候,手不应该放胸上吗,可要是放她胸上她会不会揍他?

不管如意想不想揍他,他现在十分,极度的想揍老方。

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法式湿吻,也不是什么超凡忘我的深情之吻,甚至都没有伸舌头……

唇触,唇分。

仅此而已。

“我喜欢你。”如意看着他,表情十分认真:“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可是,为什么是你呢?”

“为什么偏偏是你!”

李易很少见如意笑,但她偶尔也会笑。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意哭,一次都没有。

他没有见到她流过一滴泪,可她说完这两句话,却已经泪流满面。

我喜欢你,为什么偏偏是你?

这两句话看似没有什么逻辑,但如意懂,李易也懂,没有人比他们更懂这两句话的意思了。

他一把将她抱住,紧紧的抱着她,这是他们唯一一次,距离彼此如此之近。

他看着如意,像她刚才吻自己一样,重重的吻了下去。

不同的是,这一次伸舌头了。

……

院子里面,老方看着邋遢老者,说道:“你赢了。”

他脸上露出极度不解之色,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二小姐?”

邋遢老者耸了耸肩:“瞎猜的。”

他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某处房门爆裂开来,木屑纷飞,她们只能看到一道白影消失在院中。

老方脸色一变,急忙跑过去,李易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他怔怔的站在院子里,许久。

直到老方在他屁股上踹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老方看着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啊!”

一阵破风之声过后,李易的身影也消失在院中。

老方回过头,看到怔在原地的邋遢老者,一脸极度震惊的表情,不亚于白日见鬼。

他瞥了邋遢老者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不是都猜到了吗,装什么装?”

邋遢老者收起震惊的表情,似乎是想起了一些往事,长叹口气,喃喃道:“没天理啊,没天理……”

……

李易站在街上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柳二小姐的身影。

“跑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一名商贩捡起地上七零八落的货物,看着某个方向怒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