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酒楼后宅。

秦和微笑的看着李易,拱了拱手,说道:“见过景王。”

吴二站在他的身边,憨厚一笑,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秦和看了看身旁,又道:“这是景王殿下,还不快快行礼。”

四名女子站在他的身侧,异口同声道:“见过景王殿下。”

这四名女子中,有一位李易认得,便是数年之前,以一桩冤案,搅动了整个京都的风云,使得褚家从兴盛到败亡的那位林琴林姑娘。

另外几位,则是从未见过。

四人见礼之后便离开,秦和看着他,解释道:“她们三个,都是琴儿的姐妹……”

解释的再多,也掩盖不了他是一个禽兽的事实。

他干脆别叫秦和了,改名叫禽兽吧……

李易看着他,微微摇头,说道:“数年不见,五爷竟是禽兽至此……”

秦和看了看坐在李易身旁的寿宁,微笑道:“和景王相比,彼此彼此……”

大家都是禽兽,禽兽和禽兽,总会有一种属于同类的亲切感。

李易左右看了看,问道:“五爷不在秦府,什么时候做了酒楼掌柜?”

“秦府太大了,却没几个人,住着不习惯。”秦和笑了笑,说道:“父亲走了以后,我便将秦府卖了,买下了这座酒楼,闲时做做掌柜,也还不错……”

秦相在一年之前,就已经离世了。

这位老人为景国奉献了一辈子,晚年家破,身边只余一子,秦家崛起于秦相,也终结于秦相,好在他人生中的最后这几年,也还安稳,并不像褚太傅,落得一个万人唾骂的下场……

褚太傅于三年之前,便已郁郁而终,褚家也随之成为历史,一代太傅帝师,沦落至此,可悲也可叹……

“父亲临终的时候,一直想要见你一面。”秦和帮他添满茶水,说道:“那几年,褚太傅人人唾弃,人们开始称呼父亲为景国文骨,他说他哪算得上什么文骨,就是一把老骨头,有一点读书人的坚守而已……”

秦和抬头看了看他,说道:“他说你才是景国的骨头,真正的骨头,你出现之前,景国没有骨头,现在有了,可惜他只能看到景国有了骨头以后,站起来,往前走一步,两步,看不到更远了……”

李易看了看他,忽然问道:“你不恨他吗?”

……

“恨,当然恨。”秦和点了点头,说道:“他是一个好丞相,不是一个好父亲,要不然,秦家现在也不会沦落至此……”

“不过……”他说着说着就笑了,摆了摆手,说道:“都过去了,现在一切都挺好的,人还是要向前看,不要总回头……”

秦和此人,李易给不出什么评价。

他是他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明白人,他对他有些欣赏,也有些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