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自回到京都以来,李易一直都住在李家,并未回景王府。

今日,景王府正门数年来首次打开。

府门之前,车马官轿络绎不绝,大部分人,都是放下礼物,连大门都没有迈进,便匆匆离开。

景王府这几年来,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仆人打扫庭院,此次京中官员权贵齐聚,府中下人甚至有些应付不来。

寿宁干脆将自己公主府的丫鬟下人调来了一些,只是为了帮他们搬运礼物。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放下礼物,过府门而不入。

“醉墨呢,小慕呢?”这是曾仕春见到李易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她们在如意城,这次没有回来。”

李易眼看着曾仕春脸上的期待和激动之色在一瞬间消失殆尽,看了李易一眼,淡淡道:“你回来了。”

小小的户部尚书,竟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几年不见,曾大人为人飘了不少。

不过,看在醉墨和小慕的面子上,李易暂时不和他计较他的失礼之罪。

刘大有快步走过来,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说道:“殿下,您回来了……”

看看人刘大人的态度,比他的前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手出京巡查各地冤案,已有两月,短时间内怕是赶不回来。”刘大有看着李易,有些遗憾的说道:“他知道殿下回京,一定很高兴。”

听到刘一手的名字,曾仕春看了看他,忍不住说道:“你们安溪县,还真是人才辈出。”

老曾这句话说的没错,刘大有原本是安溪县令,只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就爬上了京兆尹的位置,这是将地方官做到了极致。

至于刘一手,从一个小小的捕快,一路高升,到现在的刑部尚书,和他曾仕春官位相当,更是可以称之为官场上的传奇。

原庆安知府董文允,如今已是一朝右相。

原安溪县尉,如今已然封王。

一个小县城里走出这么多大佬,说出去都不太有人会信。

三人坐在院中,李易吩咐厨房做了几道小菜,又拎了一壶美酒。

刘大有碍于他的身份放不开,曾仕春因为没有见到醉墨,对他爱搭不理。

几杯酒下肚之后,便都打开了话匣子。

“殿下啊……”刘大有夹了口菜,说道:“当初在庆安府,我就知道,殿下不是池中物,小小的安溪县,困不住你……”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做了安溪县令。”他呵呵一笑,“一手也是这么想的,这京兆尹和刑部尚书做的久了,反倒是想念当初在安溪县的日子……”

刘大有的酒量不高,即便喝的不是烈酒,也很快就醉了,趴在桌上喃喃自语。

曾仕春喝的不紧不慢,在刘大有醉倒之后,又抿了口酒,缓缓说道:“大哥当年遭人陷害,为了保住曾家,一力承担了所有罪责,家破人亡,那时候我官阶太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