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七天之前的文试,整整百人,从数千名才子俊彦中脱颖而出,得以参加今日的武试。

武试在芙蓉园举行,届时会将这百人的顺序打乱,分成十组,每组只有一位优胜者,只要他们能打败寿宁公主,便能成为驸马。

当然,若是有两人或者两人以上都击败了公主,则需要他们再互相角逐一番,最后只能剩下一位驸马。

至于分组会不会不公平,势力分配是否均匀,反正驸马只有一个,第二位和第一百位没有任何区别,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朝臣对此很是担心,谁不知道寿宁公主虽是女子,但却文武双全,武艺极为出众,去年朝廷招武状元,她偷偷扮了男装,硬生生的杀进了前十……

那个时候,百官就已经意识到,寿宁公主在同龄人甚至于长她一辈两辈的人里面,都罕有敌手。

而比她武艺更高的,都已习武多年,不可能参加这次的比试。

当然,这是那些准驸马需要担心的事情,他们对此喜闻乐见。

芙蓉园中,一片巨大的空地上,已经搭建了十个擂台。

京中官员权贵,并不在外面,而是身处一处大殿,有酒有菜,互相畅谈。

他们不关注外面的比试,一会儿角逐出最后的十人,自会来到这里。

几名白须老者坐在一起,满面春风。

“这次招驸马,文试之中,倒是发现了不少好苗子,值得关注。”

“那个木子,绝对是良相之才,他的政论,连老夫都自愧不如……”

“得了吧,说的好像除了政论,其他的你能比得上,他的诗文,整个京都,能与他比肩的也没有几个,甚至让老夫想起了当年的景王,奇怪的是,这样的人,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

“能和景王相比,未免有些太过夸大……,其实除了这神秘的木子,还有几位,表现倒也可圈可点……”

……

殿内,朝中的官员权贵看热闹不嫌事大,芙蓉园内的擂台旁边,已经拿到了各自分组的人,却是愁容满面。

一名相貌儒雅的年轻人猛地挥了挥手,一脸愤懑:“文试便文试,为何又要比武,有辱斯文,简直是有辱斯文……”

他身边的一人无比同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等是提笔安天下的,怎能如同莽夫行事……”

一名宦官走过来,说道:“两位,请上擂台!”

两人闻言,默默的走上擂台。

能从数千人中脱颖而出极不容易,就算是有辱斯文,他们也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第二场武试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没有规则。

十个擂台,一炷香时间,最终站在每一个擂台上的,就是胜者,能够进入内殿,进行最后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