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李轩已经高兴疯了。

看着他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脸上激动之色难以自制的样子,李易忽然有点儿心疼李轩那位到现在连名字都没有的儿子。

他的名字叫皇帝。

皇后王沁生了两位公主,贵妃沈素生了一位公主,李轩头发都快愁白了。

如果小蕊是皇子的话,李易觉得,李轩现在已经封自己为太上皇了。

李轩在第二天就宣布了立皇后所生的嫡子为太子的消息,如果不是他的小儿子连爬都不会,那封立嫡诏书就是传位诏书了。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是李翰,李易明显的感觉到他走路都轻快了许多。

李翰今年十七岁,绝对算的上是年轻。

年轻人就容易犯错误,想事情不全面,大多数时候,只能看到表象。

李轩的太子连牙都没长,就算是从小以帝王的标准教育,等到他能独当一面的时候,至少也是十几年甚至二十年后了。

李轩可等不了十几年二十年。

所以,在王沁没有生下太子之前,李轩稍微还是要点脸的,会顾及到各方面的因素,不会脑袋一热就把皇位传给李翰。

现在,他更不会把皇位传给李翰,但是晋王殿下却跑不了了。

因为太子还小,在天子体验民间疾苦,微服私巡的时候,身边需要人辅佐啊……

看着李翰一脸笑意的和端午说着话,李易不忍心打破他的美梦,暂且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今年的大朝会不是在正月初一。

那几天正是皇后的预产期,这在皇家,算是一等一的大事,大朝会的日子自然要向后顺延。

如今自是双喜临门。

李易原本是不想参加大朝会的,但他想看看明珠头戴凤冠,凤披加身是什么样子,那身衣服,她只有在上朝的时候才会穿。

而掌管女子联合会,京都诸多学院的寿宁,也要在大朝会上出现。

齐国,武国,赵国,分别派来了使臣,这一次,不是随随便便的派人过来,皆是以国礼代之,这应是景国有史以来,在外交上达到的巅峰。

“殿下!”

“景王殿下。”

“参见景王殿下!”

……

从宫门到立政殿的这一段距离,李易所遇到的官员,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纷纷对他躬身行礼。

薛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老夫还记得,数年前你第一次站在这里,不过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这才几年,已经站在了我们这些在朝堂上站了几十年的老家伙前面……”

几位老将军平日里是不上朝的,但每年一次的大朝会,自是不会错过。

马老将军捋了捋胡须,脸上也浮现出一丝追忆之色,“我们几个老家伙因为天罚才注意到你,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小子藏着掖着的,远不止一个天罚……,和你相比,我们真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