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如今的蜀州,已经不是当年的蜀州。

如今的蜀州,几乎是景国最大的一座宝库,仅仅五年,在人口上和经济上就已经超过了作为都城的京都,谁知道五十年后会成为什么样子?

一个国中之国吗?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是满朝文武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哪怕是他们在几年前一致决定,已经将蜀州送给了景王,但信誉算什么,一个国家需要的,永远都是利益。

那官员走到沈相面前,急促说道:“刚才在殿上,陈冲刺史说的话,丞相一定也听到了,蜀州如今如此富庶,朝廷必须收回蜀州啊……”

原本徐徐而行的沈相停下脚步。

他的眼神变的浑浊,看着他,问道:“魏给事中刚才……说什么?”

中年官员看了看他,再次重复了一遍:“我们一定要从景王手里,把蜀州收回来。”

沈相疑惑道:“景王,景王怎么了?”

中年官员向他身边靠近了一些,提高声音道:“景国的蜀州,不能再落到景王手里了。”

沈相诧异道:“蜀州,蜀州又怎么了?”

中年官员:“……”

沈相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笑道:“年纪大了,这耳朵就不好使了,魏给事中勿怪……,前些日子还想着,这把老骨头,是真的撑不下去了,打算过几个月就向陛下请辞呢……”

中年官员陡然一惊,立刻说道:“沈相乃是朝中支柱,我辈官员的楷模,您要是离开了,还有谁能压得住这朝中的奸佞?”

沈相叹了口气,看着中年官员,说道:“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虽说是利益至上,但很多时候,不能只顾着眼前的利益,还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天下的良心。”

那官员张了张嘴:“沈相……”

“没有你口中的奸佞,便没有今日的景国,更没有今日的魏给事中。”沈相看了看他,腰背不再弯曲,眼神也不再浑浊,再次开口道:“陛下尚且没说什么,魏给事中就不用操心这些事情了。”

沈相临走之前,又看了看他,说道:“今日站在朝堂的这些人,已经欠他太多了,不能再欠,再欠,怕就是要遭报应了……”

沈相离开之后,中年官员怔怔的站在原地,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舔了舔更加干涩的嘴唇。

沈相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若是他执意要针对景王,沈相不会帮他。

在这一刻,他终于深刻的意识到,景王,似乎比他认识到的,还要可怕的多。

可是,他也只是为景国着想,他有什么错?

他的脸上露出迷茫和彷徨,缓缓的迈动步子,一个人消失在宫门口的方向。

……

李易出来的时候,锅里真的炖着汤。